小小苳拿

吳山居伙计

【印调】一本all邪的印调

希望各位小可爱们多多支持


为了这本合志各位文手与画手都十分的努力


特别是主揪鹿姐,是最辛苦的一个


喜欢All邪的各位小亲亲,麻烦支持啦❤


TWLZ工作室:

本子是all x 邪,单cp与all邪都有


开始了两个月了,马上要收稿了


希望各位不重复投票


因为价格未定,需要根据印调来最终做决定


吧唧一口.jpg


印调走这里☞ https://www.wjx.cn/m/29882563.aspx


【基本信息】


刊名:《日久岁深》


Cp:all邪


字数:10w↑↓


规格:A5


纯文本合志


全未公开新文!


单cp与all邪文均有 !


特典5对单cp明信片:瓶邪,簇邪,盟邪,花邪,黑邪


20位文手,5位画手靠爱发电!(根据首字母排序)


@吹灰
http://chuihuibuqi.lofter.com


@花糕
http://holycolorfulpig.lofter.com


@lemon
@媚俗
http://meisu780.lofter.com


@墨远
http://tangwu697.lofter.com


@没有喵的有喵的
http://meiyoumaodeyoumiao.lofter.com


@ParkinGTime
http://tiankongjintoudeshudong.lofter.com


@青石
http://gelindewozainali.lofter.com


@杀楚
http://yuanshizuohaoge.lofter.com


@黍离
http://kikyou12345.lofter.com


@甜甜以
http://sweetyiyi.lofter.com


@Unicorn_宸极
http://unicorn-chenji.lofter.com


@乌合合乌
http://wuhe6368.lofter.com


@小小苳拿
http://xiaoxiaodongna.lofter.com


@徐有山
http://wumenyuwan.lofter.com


@衍
http://si367124.lofter.com


@月见
http://yuejian541.lofter.com


@溢夏rosewater
http://yixiahehuan.lofter.com


@犹玉
http://suting785.lofter.com


@浊酒
http://annoying-daddy.lofter.com


@芬尼克
http://fennikelekeke.lofter.com


@陆惊蛰
http://lujingzhe.lofter.com


@Unicorn_宸极
http://unicorn-chenji.lofter.com


@西瓜贝尼尼
http://1585818298.lofter.com


@酌酌
http://fennikelekeke.lofter.com


圈内互相取暖.jpg

时隔一集就成了真香现场!?

这不是爱不然是什么(笑)

all叶 惹哭修宝 请自刎

沙雕倦了来点花雕

————————





最近有些无良粉丝兴起一阵歪风。





一开始,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那天比赛刚结束。
外头的应援声不断,粉丝们更是热烈的疯狂尖叫。

"叶修!看这边!!!"

"啊啊啊啊!兴欣加油!!"

"方锐加油!干死叶修!!"

粉丝疯狂浪叫着,职业选手们也以微笑回应。

虽然说有保镖在一旁控管,但粉丝们的热情是难以控制,当兴欣众人走到通道前时,一位女粉丝受到后方推挤,一不小心撞着叶修。

保镖赶紧拉开,却绊倒那位女粉,造成对方跌落阶梯,右脚小腿鲜血一片。

因为是女粉撞到叶修才造成事故的,现场一度混乱。

叶修作为事故当事人十分愧疚,第一时间赶紧上前安抚。
那女粉丝眼眶泛红,见叶修来忍不住哭了出来。

叶修有些惊慌,赶紧摸摸女粉丝的头,轻声安慰道"别哭,我带你去包扎"

女粉丝点点头,眼泪是止住了,脸颊还微微泛红。

叶修作为沐橙的优质好哥哥,对于安抚女生还是有些技巧的。
他抱起那位女粉,霸气的走进会场后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粉丝们见状更是一阵尖叫。

后来叶修在赛后记者会稍稍说明,那位女粉丝没什么大碍,稍微包扎后已经没事。

但这事却被在场粉丝录下,在微博上疯传。
当事人也在微博上将这是巨细靡遗的说了一遍。

叶修便因为此事登上了热搜榜。
惹得粉丝又集体暴动起来。



原以为这件事过段时间就会退潮………




可是,类似这种女粉意外受伤的事件却不断凭传。

到后来还越演越烈,女粉们"不小心"撞到的对象都是叶修,平率高的吓人,这已经不能全以意外来形容。

正当官方将这事提出声明稿,规劝粉丝时,那些"不小心"受伤的女粉又以官方打压的原因,纷纷直播哭诉。

控告官方以事炒作的粉丝还越来越多。

而重覆受伤的那几人也越来越刻意。
但为了维持选手们的形象,这事也不能直接拿出来评论。

因此现场女粉碰瓷装哭在最近已成常态。
这让职业选手们防不胜防,特别是叶修,极度心累。

————————


而兴欣这方面。

包子已经激动的想打人了。
就在刚刚,又有一位粉丝碰瓷,而且还是男粉……。

"老大!!他们真的太过分了,刚刚那个人还乱摸你屁股对不对!!!我可以拿砖头砸他吗!!!"

叶修叹气"包子……"

"对啊对啊,再继续下去叶修会不会被人家脱裤啊!?"

"方锐你想多了……再怎么脱裤也太夸张……"

魏琛摇头叹气,嘴里还念叨着"这可不一定喔……"

叶修决定视之不理。

他看向沐橙,从刚刚开始,沐橙都没有发言,看起来在沉思着。
叶修问"怎么了沐橙?妳有什么想法吗?"

她缓缓回过头。

邪魅一笑道"当然有办法啊,交给我!"












——————————




直播间:

[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天,修宝开直播间!!]

[这个时间开直播间,差点没跟上QQ]

[修修呢,怎么没人啊]

[叶修出来呀!!!]

[修宝宝赶快出来,马麻给你大钱阿]


大约有十分钟直播间是没人的。

就在大家热烈猜测是怎么回事时———

叶修出现了……

但跟平常不同的是,
他满脸疲倦,眼眶泛红,抿着嘴,看起来象是刚哭过似的,看起来楚楚可怜。

粉丝们个个十分吃惊,吓得刷起一大波[修修别哭]、[修修怎么了]

某韩隐形叶修厨更是吓得直接送出99+座城堡。

[天啊,叶修怎么了?]

[别哭别哭,马麻会心疼的啊]

[高级黄毛剑少:谁!是谁惹你哭的,我给你讨公道!!我找他pkpkpkpkpk,pk到他死为止,绝不放过!!!]

[叶修啊啊啊啊,你哭我们也会哭的,告诉我们怎么了]


粉丝反应相当热烈。

叶修哽咽了一会,努力扯出一抹微笑,惹得另一头的众人一阵心疼,他本想要说点话,但还是欲言又止。

直到苏沐橙靠了过来,抱着叶修,一脸凝重。
粉丝们才渐渐意识到事情不单纯。

沐橙严肃的提起上次女粉丝受伤的事。
到后来慢慢提到了恶质粉丝的恶行恶状,越听越气的妈妈粉、女友粉们,开始集体大暴动,原本平静的直播间掀起一波热潮,纷纷表示要干死那群恶粉。

在最后,叶修终于开了口,嗓子有些沙哑,提起最近一星期发生的碰瓷骚扰,他哽咽的说"有些人已经开始骚扰我的私生活,更是随意触碰……私密的部位,如果还说这是不小心的话,根本就是恶意的威胁"

"我喜欢粉丝们可爱的举动……但不容许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我真心觉得不舒服……"

[天啊!!!修宝别难过,别说我还不知道,原来这种粉丝是多么恶质,我们替你讨公道!!!]

[别难过!看我们干死他们!帮你讨公道!]

[看到那种粉丝打死算我的!!!!]

[太恶劣了!!变向威胁咱叶修!!]

[我们粉丝会要好好严惩这种人啊啊啊!]


粉丝们重新刷起一波[干死恶质粉丝]
如此团结的粉丝,看的叶修十分欣慰。

而此次直播引起了一片譁然。
在微博上讨论的风风火火,那些粉丝也遭到电竞局惩处,永不得入场观赛,事情算是圆满落幕。




叶修在关掉直播后,忍不住抱怨"沐橙,这辣椒水也太辣了吧,我眼睛好疼"

"忍一下,我给你擦擦啊"



.......。






其实在叶修直播时,观看的众职业选手们就在想这是不是假的叶修。

那时被迫退役的叶修都没哭了,单单恶质粉丝骚扰还不足以让叶修哭。


通常叶修都是被日哭的。
(划掉)



END







吴奶奶:吴邪是不是你爸爸!

黎簇:不是啊奶奶,他是我媳妇儿



一旁偷听的坎肩:这小子是不是找死??

沙海 黑邪簇邪<我媳妇要掉下去啦,接好>

接剧版—萌萌和吴邪被拖进沙漠中生死未卜,黎簇和瞎子找到了他俩。

剧情跟季播剧内容不同。
只是参照预告里面的剧情瞎编。
—————————




黎簇身在沙漠之下,一座不为人知的工厂中。

一开始,他好好的跟着吴邪,一切都算平静,只是缺水缺粮罢了。
谁知道,那巨大的沙漠植物,九头蛇柏突然窜出,将他俩拖入沙漠,没两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蹤,生死未卜。

黎簇拼命的跑啊跑,好不容易在千钧一髮之际躲进废弃车阵中,昏了过去,被黑瞎子救起。

也因为后来的种种原因,现在,黑瞎子为了找到吴邪,他和黎簇两人深陷危险,一同掉进了沙漠下的工厂。




——————以上季播剧剧情—————




说也奇怪,黎簇在和瞎子的短暂相处中,发现他有些行为和吴邪很像。
该说是巧合吗?倒也不像。
黎簇所幸就解释成了"物以类聚"。


跟吴邪这种神经病互相认识,想必个性也是挺合得来吧。
黎簇没多想,悻悻然的把这问题抛之脑后。


现在的重点。
是必须判定吴邪是否活着,就算死了,黑瞎子也得带回全尸。
这是黎簇能走出这沙漠的唯一选择,吴邪死了,至少黑瞎子能带他走出沙漠。

黎簇赫然发觉,不久前还在跟自己嘻笑交谈的人,很可能早已命丧沙漠,心情不免惆怅。
因为他是吴邪,那个蛇精病的男人,要相信他已经死了,还真不容易。


这也是为什么,黎簇愿意跟着黑瞎子的原因。







现在,他俩在地下工厂游走,靠着仅存的干粮撑下去。




好不容易撑到第二天,两人在昏暗的中央机房中,黑瞎子隐约找到了活动过的痕迹,按照脚步来看,是吴邪的可能性很大。


再往前走,赫然看见,倒卧在一旁的王盟,他全身沾满灰尘,双眼紧闭,右臂有些脱臼,呈现奇怪的弯曲状。
虽然看起来虚弱,但大致上来看没什么大碍,黎簇一见王盟十分开心,但就是没见着吴邪的身影。


该不会他们两人在一开始就被打散了?
吴邪身在别处?


黑瞎子一阵头疼。
他灌王盟喝完仅存不多的水。
粗暴的拍醒他,王盟痛得呜咽一声,连忙坐起大声喘气。


"王盟!你知道你老板在哪吗?"
不等王盟喘口气,黑瞎子追问道。


王盟急忙指着前方,说"老板!老板在我昏过去前说他要去探路……"
他上接不接下气,又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黑爷你赶紧去找老板,说不定出事了!!"


"啧"黑瞎子皱眉,他拍了拍王盟的脸"你别乌鸦嘴呀,你老板不会出事的……"


黎簇一听吴邪可能还活着,喜出望外,随着黑瞎子,两人急忙的跑去找人。


按照王盟的说法,两人拿着手电筒往前探路,慢慢地,抵达环型走道,这地方有些邪门,外围栏杆边,往下眺望便是中央大厅。
总共四层楼。
底层象是凝聚了黑暗般,幽幽寒气,令人有些不舒服。



大致上看了一下,黑瞎子顾不了这么多,四处张望后,便垂降到底层大厅内,黎簇则配合他待在楼上找。


黎簇沿着走廊走,没有灯光,十分昏暗,老实说他现在害怕的不得了,密闭又幽暗,他绷紧神经,小心翼翼的。


怕是突然跳出个骷髅之类的的东西……


"操X!!!"
黎簇的手电筒往前一照,赫然看见一张惨白的人脸,黎簇立马吓得屁滚尿流,惊声尖叫。


正想回过头逃跑,却一阵腿软,一只手就这么搭在他肩上,这下他真的吓的魂都要飞了,还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黎簇……黎簇!……黎簇!!!"



虚弱的声音,黎簇回过神来,转过头一看。
是吴邪瘫靠在栏杆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叫他别跑。
那根本不是什么惨白的鬼脸,是吴邪啊!!!


这下原本应有的感动全消失无蹤,黎簇留下的是满脑子都惊恐,吓得差点没叫娘。


谁知道惊吓还没完,黎簇还没冷静下来,下一秒,吴邪靠的栏杆鬆动,整个人随着栏杆直线而下。
黎簇一个扑身向前,抓住了吴邪虚弱的手,但撑不了多久,黎簇支撑不了一个成年人的重量,就快要往下掉时。


黎簇朝楼下大喊"XXX要掉下去啦,接好!"


在底层大厅的黑瞎子听闻,跑过来抱住了往下掉的吴邪,随即黎簇也跟着掉了下来,在他差点掉进大坑洞里时,黑瞎子及时拉住了他,好不容易平安无事的爬出来,黑瞎子却对他露出了个邪魅的微笑……
















————————————

直到后来黎簇才知道,原来他那时情急之下,对黑瞎子喊的是———"我媳妇要掉下去啦,接好!'



幸好吴邪他当时很虚弱,没听到,否则他这辈子应该是完了。



从那天之后,黎簇时常受到黑瞎子爱的关怀。
例如免费的体能教学。








———————END——————


all叶 厨神小修修

隐性厨神之叶修  聊天体

我就是来吹叶而已#

欢迎一起吹叶 一同吹爆叶修

———————————————

方锐:[骄傲][骄傲]新兴聚餐

        图片[餐桌美食.jpg]

方锐:羡慕吗?各位

黄少天:方锐你很夸张喔!!兴欣内部聚餐还传到职业     选手聊天群!!咱蓝雨餐厅好吃多了!不羡慕!

喻文州:少天你不是还没训练完吗?^-^

喻文州:怎么在用手机啊?

黄少天:队长别在意这种小事[谄媚笑]

叶修:怎么?哥亲自下厨,少天你有什么不满吗?[满脸微笑]

王杰西:叶修你会做饭吗?!

喻文州:!?!?

张佳乐:居然!?

苏沐橙:叶修哥做的菜可好吃了!你们吃不到[笑]

苏沐橙:[叶修围裙做饭照]

周泽楷:前辈…………厉害

韩文清;……

黄少天:哇靠!!老叶你竟然会做饭!?为啥我从来没吃过!这太过分了吧,你怎么如此绝情!我认识你这么久竟然不知道!!

王杰西:叶修,下次来微草煮给我吃[可怜巴巴]

张新杰:我也想尝尝口味如何

周泽楷:我……轮回

叶修:哎呀,哥很忙滴啊[叼烟嘲讽脸]

唐柔:而且叶修本来也没有要做饭

唐柔:是因为方锐得了季节性感冒,叶修煮粥时顺便而已…

魏琛:[咀嚼]没想到挺好吃的呢,真是深藏不漏

张新杰:人不可貌相

方锐:欸嘿嘿,老叶亲自煮给我吃[幸福]

黄少天:猥琐猥琐猥琐猥琐(--〆)

韩文清:猥琐(--〆)

喻文州:猥琐(--〆)

周泽楷:猥琐(--〆)

张新杰:猥琐(--〆)

孙哲平:猥琐(--〆)

叶修:老孙冒泡啦

孙哲平:下次做饭给我吃

叶修: emm……我懒

方锐:这是只有我才有的权利!!

方锐:[自拍,看得出是叶修的手之喂粥照]

方锐:哼哼,老叶喂我吃

苏沐橙:[怨念]

苏沐橙:加码爆料,还膝枕了

韩文清:无耻!

张佳乐:下流!!

王杰西:髒东西!!!

苏沐橙:忌妒心使人矇蔽

苏沐橙:我好羡慕[咬丝巾]

楚云秀:真不愧是猥琐方,趁机吃豆腐的功夫不一般

楚云秀:[敬佩敬佩]

方锐:难过QAQ,我连生个病的权利都没有吗

方锐:竟然质疑我

方锐:[痛哭]

叶修:你们太幼稚了吧

方锐:@叶修  求安慰( ;∀;)

叶修:吃完就休息吧[摸头摸头]

黄少天:………老叶难道不了解方锐的本性吗

周泽楷:够无耻

张新杰:太小看他了啊

王杰西:这其实是一种妈妈照顾孩子的概念,别乱想

孙哲平:微草爸爸很懂嘛

韩文清:@叶修聚餐完了一起吃夜宵

孙哲平:楼上的,我先约

韩文清:我先

楚云秀:有种黑气从萤幕跑出来的感觉

苏沐橙:修罗场……

叶修:不去,我没空

王杰西:呵呵呵

张新杰:队长你怎么能抢先一步

张佳乐:队长如果要去我也要跟!

叶修:今晚不约,我懒

叶修:而且我饭也还没做完阿

包容欣:老大!方锐跟魏琛把菜都快偷吃完了!!

罗辑:餐桌上根本就是战争

苏沐橙:我只吃了一口阿各位

张新杰:在兴欣吃个饭真是辛苦,宁愿叫外卖

方锐:新杰大大,你看起来就像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

韩文清:@方锐还没跟你算好帐

方锐:喔,我好怕怕唷[挖鼻孔]

黄少天:猥琐方!你怎么那么无耻,谁准你躺老叶膝枕的!!喂饭也就算了,膝枕绝对不行!!等你病好了pkpkpkpkpk

喻文州:让方锐好好休息^^

喻文州:过几天我们在愉快的玩吧

张佳乐:祝你早日康复唷喔呵呵

张新杰:我可以帮你制定健康日常表,保证再也会不生病[推眼镜][微笑]

方锐:还真是谢谢各位的关心喔

叶修:感谢各位那么关心我们家方锐

黄少天:你们家???什么你们家,你讲话小心点好不好!是前任战队队友ok????

韩文清:胡言乱语!

叶修:别幼稚了你们……

叶修:而且以前最爱躺我膝枕睡午觉的,不就是老韩吗?







………………









在这之后,此群组冷了一星期。
————————————————

微博热搜:

#叶神厨艺满级分

#方叶女孩爆炸

#叶修  膝枕

#某方职业选手仇恨值满点

#兴欣聚餐




————————————


微博:

@兴欣官微:[美味][美味][聚餐菜色. jpg]这些菜都是@叶修,做的喔//!!叶修之隐形技能——做一手好菜[众人抢菜照. jpg][叶修围裙炒菜照. jpg] 叶修炒菜是不是炒鸡帅!!感谢供图的@苏沐橙 女神

吹叶大队长: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爆炸旋转]天,我叶也太辣^q^

方锐:欸嘿嘿,叶修是做给我吃的喔
         方叶推广委员5487:方叶啊啊啊!!!!
         叶修女友小涵:我叶好温柔///嫁我!
         叶叶所爱:叶修对方锐也太好了吧(´Д⊂ヽ

苏沐橙:我几乎没吃到……@叶修 下次再煮给我吃啦[闪亮亮的大眼]

          叶修:我已经被预定到明年三月份了
          兴欣迷妹:叶神好抢手/
          孙哲平:我是第一个预约到的喔[比耶][开心]

喻文州:方锐^^受死吧
           张新杰:[举起仇恨的小手]
           张叶女孩加油:新杰大大加油点阿!!
           不多说all叶才棒:各位选手们给力点呀QAQ

 

—————————————————

@方锐:[膝枕自拍.jpg][叶修喂粥自拍.jpg]
谢谢我家叶宝这么照顾我[害羞]我今天睡的很舒服(在某人腿上)

周叶深坑太太:[拿起菜刀剁手]方叶好甜啊啊啊
                     我差点要跳坑
                      周泽楷:楼上,坚持住………

苏沐橙:菜刀
          韩文清:菜刀
          王杰西:菜刀
          孙翔:?????
          霸图220:[怕]我感受到韩队的杀气了
          小奇奇乱七八糟:苏女神黑化了(抖)
          安静:羊习习没救了(叹)
          喻文州:呵呵^^

——————————————————





















沙海 黎簇 <小孩儿的青春期内心活动>上 簇邪簇五篇 + 盟邪小番外

黎簇:我成年了!
表示对标题的不满😂

其实小说我是站簇邪 剧版的话邪簇邪吧

这老吴好攻#

剧版沙海背景  咱鸭梨心颤十瞬间(各种心动)
老吴克制!别再撩了!

———————————————————

(一)




黎簇被迫来到沙漠后,一直跟着吴邪王盟东奔西跑,先是迟到被马老板骂,又被一个奇怪大姐掷飞刀,大姐啊,我们第一次见面有必要那么刺激??



黎簇心里大爆脏字,可惜他还是个孩子,呃,刚成年,在一群大佬面前就是个怂包。



他还想,如果我在这沙漠死了昨办?



吴邪揽着他的肩,道"放心,要死我也会拉你一起死"



黎簇一瞬间无语了。
这啥感念??


原先他没放在心上,只觉得这人神经病,直到从地宫出来后,他彻夜不眠,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尼玛!这不是殉情的意思吗?


一瞬间看向吴邪的眼光就不同了,脸颊爆红,噗通的心脏怪怪的。



呼吸有些停顿,空气闷热,一定是沙漠症之类的。
黎簇想。


———————————————————


(二) (黎簇同学的密闭恐惧症)




一行人抵达古潼京,吴邪率先找到古墓入口,众人已经急得想下去看看了,吴邪带着黎簇下去,留下王盟,跟着其他人一同到了昏暗的地宫。



地宫走到灰暗干燥,古怪的石象摆设,不正常的藤蔓植物,实在奇怪。



黎簇一路上不断的克制自己,但内心的恐惧随着步伐前进,越积越多,直到受不了了,愣在原地颤抖。



思绪一下子就飘到自己的家,父亲残暴的殴打,蛮横的将幼小的他拉入昏暗无比的储藏室,杂乱又黑暗,窒息的空间,喘不过气的呼吸,可怕的回忆,没有光线——
记忆一点一滴的回放。



直到他已经承受不住要崩溃时。



一只有些粗糙的手握住了他,黎簇紧紧的抓住,仿佛救命稻草那般,那只手也好好的握住,没有放开。


一个成年男性,有着成熟烟腔的嗓音在他耳边回荡"放心,我在这里,别害怕,恐惧都是来自内心的懦弱"



"黎簇,别怕,我在"
温柔的嗓音回荡着,黎簇回过神来,见吴邪温暖的看着他。



他突然不怕了,有想走下去的勇气。

他心里想。





随后他不怕了,一步步跟在吴邪身后,但呼吸还是有些呆滞,不知道为什么。

喘不过气。



——————————————————————


(三)





一行人终于抵达宫殿,苏难那群人窃喜的打开宝物箱,个个笑容猥琐,是钱财如命。



另一群摄影团队,学者们热衷于文物,讚叹古人的智慧,新奇的事物最能勾起他们求知的欲望,摄影队则拍摄影片,欣喜不已,这未知的文明肯定能为他们带来知名度。




这些情绪,名利欲望都是人之常情,但黎簇在一旁看了看,依旧不解。



吴邪呢?他来这里为了什么?



越想越不明白,想起王盟稍早跟他说过的话,高利贷?



但又想起了王盟说的那位不说话的好兄弟。
"那个不喜欢说话的啊,老板一直找他呢,那胖子好像也是"



难道?来这么危险的地方,真是为了那个好兄弟啊?


黎簇有一点对吴邪改观,觉得吴邪也是重情重义的。
但是,却又莫名的心闷,他那兄弟……是谁啊?








小………哥????



——————————————————————




(四)




古墓主人看定人类的贪婪,设置了猥琐的机关,这大型翘翘板刚刚害死了一个人。





众人还在震撼中,吴邪已经开始探查机关,他端详着古图,发现了一个出口。




一个胆小的摄影师忍不住,快速冲向洞口,另一个随即追了上去,因人心的险恶,两人丢下众人逃跑了,机关失重而摇摆不定。




一行人兵荒马乱的重整队形,好不容易保持了平衡,却失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吴邪冷静的说"照我说的移动,你们一定出的去,但是,我不信任你们"



苏难开口"我来"



吴邪摇头,苏难问"你不信任我?"


吴邪回答"妳信任我吗?"




苏难愣住了,没有回答,吴邪便开口问黎簇"你跟我好好配合,我们一起出去"



黎簇顿了顿,经过一段协商,两人终于定了下来,开始缓慢移动,机关上上下下的,考验着两人的默契。



终于,差不多疏散完毕,黎簇进了洞口,但依旧没见殿后的吴邪,心脏突然慢了一拍。




那个蛇精病不可能为了一群人放弃性命吧????




他晃了晃脑袋,在走道等着苏难与吴邪两人。




终于,看见他俩毫发无伤地走来,吴邪嘴角还有淡淡笑意。



黎簇顿时觉得,自己来沙漠之后,可能得了突发性的气喘吧?

怎么常常呼吸不顺。




——————————————————————




(五)






黎簇检查了下相机,刚到古潼京时,吴邪曾经把一台相机交给他,要他随便拍拍,意思是要他做好"摄影师助手"这项职务。




黎簇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就随意的拍了拍,他看了看摄影团队,看了看大老板,看了看王盟,视线回到了吴邪身上。



他敲着钉子,固定帐篷,黎簇不自禁的按下快门,一连拍下好几张照片。



但在移动相机时,镜头意外看见一旁盯着吴邪的苏难,黎簇顿时觉得心揪揪的,有些沉闷。



而相机镜头再次回到吴邪身上时,吴邪却早已发现黎簇,他拿着铁槌,做似打人的动作,警告黎簇好好拍,别瞎晃。



黎簇惊了下,还以为被吴邪发现了什么。



嗯?发现…了什么???















发现某个青少年的心。











————————————————————




















最后!!王盟番外————不喜欢可以划掉但帮我按个小蓝手好吗,别那么绝情QQ





王盟当了吴邪员工至少十年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从整天刷雷的小员工,成了受吴邪信任的好兄弟。




东奔西跑,从南到北,这次来到了沙漠,虽然很累,他却乐此不疲。





他很高兴能以吴邪熟人的角度,跟黎簇谈论吴邪。




但他不该透露的还是不会说。




因为他是吴邪最可爱的小员工(自己觉得)。




他的忠心程度可不一般。



梁弯,长得不错又是医生的小姑娘,嗯,看就知道好男色。



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




摄影团队的小姐姐。




嗯,想跟自己偷跑呢。




喔,不好意思,爷是去办事的,不是陪你私奔的。



王盟绝情的拉起帐篷拉链,隔绝外人。




"老板下地那么久还没回来"

"该去找帮手了"他自言自语叨念着。

——————END———————
















簇邪/黑邪 剧版沙海 关根身份掉马——装逼记事

速度飙一波
沙海好看啊QQ
质量怎么那么棒👍
all邪魂熊熊燃起

这里先赞美讚叹一下剧组
我爱你们!!QQ

#此处接剧版鸭梨因密闭恐惧症暴露吴邪是关根那段

—————————————————
"你到底是誰!" 突然的一句怒喝。


关根在原地没有说话,黎簇则跌坐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气氛十分微妙,关根没有说话,眼里透露出一丝淡苦,黎簇花了许多力气,就是想搞清楚吴邪的目的,但是吴邪内心也是十分无奈。


他转过身,望向众人,有种莫名的气场使人不敢靠近,气氛依旧尴尬,一触即发的状态。


就在此时,马老板打破沉默,一声下令"既然关根不愿意配合,凯凯!杀了他!"



凯凯迅速听令,把刀架在关根脖子上,狠狠的说"就你这倔脾气,看我把你跟那屁孩一块杀了!"


吴邪盯着他不说话,直到他动手的那刻,他才一个手刀,快速批晕对方,全场譁然。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我脾气可没以前那么好了"吴邪把玩着刀,视线冷冷的一圈扫过众人,个个面色恐惧"那孩子是我带来的,敢碰他,就有死的觉悟"



语毕,吴邪寓意深长的看向苏难,一手提着黎簇就走,抛下一句"爱跟不跟随便你们"



众人看了看马老板,他一脸铁青,沉重的点了点头,众人才扛着昏迷的凯凯跟上吴邪。



马老板经过苏难身边时,悄悄吩咐了句"关根,不能留"


苏难愣了会,点点头,望向关根离开的地方,神色忧虑。


不知走了多久,众人随着吴邪,渐渐找到了出口,黎簇全程只是默默跟在吴邪身后,低着头,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到了出口,外头站着一名陌生男子。
那人戴着墨镜。


马老板一惊,拄着拐杖一步步往墨镜男的方向走,苏难则一眼便认出黑瞎子,快步向前拦住马老板,警惕的看着对方。


"你怎么会在这!"苏难大声的质问。


"徒弟有难不来救,做师傅的可不道德啊"墨镜男没节操的笑了笑,看向苏难的眼神一脸轻蔑。


苏难不解,本要继续追问,但马老板着急着开口,说"黑瞎子你既然来到这了是不是也想跟我捞一笔?要不替我工作?我给你的钱绝对不少!"


"唷—"黑瞎子听闻,一愣后便笑"既然您都这么愿意出钱了,何不说来听听?想要瞎子为您做甚么呀?"


"杀了他!"马老板变脸极快,愤怒的指着吴邪,吴邪一脸淡然,黎簇被他护在身后,他突然抬起头,惊恐的看向吴邪。


"欸欸,你快逃阿,马老板要顾人杀你了你知不知道?!"黎簇低声催促着,一面推着吴邪,要他快逃。



吴邪不动如山,一脸轻松样,笑着回答"呵,还知道要关心我?这情况还不是你害的"



"所以说你快逃阿!"


吴邪没理他,这里黎簇急得要命,反倒另一边黑瞎子却冷静很多,听闻马老板的话,他淡淡地看着马老板,悠悠地问"那人又是谁?值得您聘我杀了他?"



"那家伙依我看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这种人要杀了以绝后患,这笔生意,你接不接!"




"不接"



"为什么!?"马老板听到出乎预料的答案,惊讶的说"你来这不就为了赚钱,钱开给你不接,嫌太少?"



"…………"





"好!我加两倍的钱!接不接!"





黑瞎子叹了口气,转了个身,把小刀丢在沙地上,转头轻声说了句"要我杀了自己徒弟不是傻了吗?再说—"



"他可是九门吴当家啊"







一句话震惊了马老板及苏难那群人,吴家当家?!九门!?





苏难的那群伙计爆炸吃惊,妈呀,自己之前到底对吴当家做了什么!?







在场的黎簇及摄影团队不明白,九门?集会组织??





马老板呆愣的看向吴邪,眼里充满恐惧"我、我前些日子听到消息说吴当家死了呀……"





马老板不停的颤抖,一个不注意跌落在沙地上,吴邪刻意的向前,转着小刀,笑眯眯的说"那个呀,是黎簇所说的,相片里长的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他的用意是想让你们认为我来过古潼金,借机试试你们杀不杀的了我"吴邪轻叹,玩味的收起小刀,说"可惜,他失败了,你也是"





吴邪拿出藏在兜里的宝石,那就是马老板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马老板一个激动之下,趴在沙地上不停的想拿到那颗宝石,但吴邪刁难的缓缓向后退,直到马老板碰不到的地方,才又开口"想要吗?自己来拿啊"





他收起宝石呵呵笑,对着一旁瞎子说"谢了,你跑来救我,我却先出来了阿"





瞎子推了推墨镜,摇头"你要是真在里面出不来,那才真是对不起我"






"呵,我可是你徒弟,怎能出不来"





黑瞎子走过去,揉揉吴邪的头发,欣慰的笑。
黎簇看的恶寒,还有点莫名不爽。




吴邪拍掉黑瞎子的手"别摸,我都三十好几了还给摸头?"




"想想我的年纪,你对我来说,你只是个小屁孩"



吴邪淡淡地冷笑,一脚用力地踩下去。




留下痛到单脚跳来跳去的墨镜男,带着黎簇王盟扬长而去。





黎簇心里平衡了,喔,至少他有带我回家,是吧?










————hen随便END—————








小剧场——

你真以为那蛇精邪会那么容易原谅黎簇的屁孩行为?

"小子,数理题目50本,两星期写完阿"

"M的,我TM刚从沙漠回来啊啊啊啊"
——————————————————————







我吃盟邪哒,只是懒得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