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苳拿

該飛去哪兒 又該往哪兒飛

all邪 <藏海花>

卧槽 刚刚临时保存的选项不知道去哪了

真是吓死我QQQQQQ

——————————

接剧版沙海——









藏海花田,凄美、有颇为不真实。














黎簇对苏难喊的那句"你怎么舍得杀他",是如此刻骨铭心。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逼问苏难时,她那颤抖的双手,仿佛已经为吴邪判定了死刑,苏难瞳孔微颤,勉为其难,才好不容易开口,对他说"吴邪,真的死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黎簇那微小的希望之火,熄灭。
一旁汪家首领一阵喜乐,笑得好不开怀。

实在忍不住。
那股悲腔。

仿佛全身灌满勇气,一拳,揍的他猝不及防。

苏难也傻了眼,完全没有任何动作。
她不敢置信,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一个人的死,会有多大的冲击?
有人,死的毫无波澜。
也有人,死的广大回响。

而吴邪,死的如滴水涟漪般。
一圈——
又一圈。

最后形成了极大的波动。

无人能及。

这说不定就是吴邪的计画之一吧。
死,有他的道理。

死,才能真正的歼灭汪家。

死,才能激发周围每个人的潜能。


就在刚刚,黎簇正展现了吴邪所期望的,能力爆发。
愤怒冲昏了他的脑袋,身体不受自制,他应该知道,单凭他一个高中生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打得过汪大BOSS,可是,他做了,还一拳又一拳打,有力且不留情。

苏难看傻了眼,她心中也被吴邪搞得错乱不堪。


到底,汪家做的事对了吗?真的对汪家人有所帮助?还是,那其实是老祖先自私的想法,强加于后人,"必须"做的事。

汪藏海。


苏难笑了笑,汪家人恩惠于他,也受于他控制几百年。

创造汪家,或许真的是他的想法。
又或许,吴邪说的对吧。

"我现在,只想好好的,过自己的人生,不受控制,不受外人眼光,逍遥自在"苏难眼角含着泪水,苦笑。

看着黎簇打死一个人,接下来轮到自己时,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不知道多久了,她曾几何时哭过?她早就忘了,见黎簇愤怒的表情,她却有所欣慰。

"其实,哭的感觉,挺好的"


留下不明不白的一句话。
苏难自尽了。

不用黎簇动手,她选择了自由。

直到黎簇被众人救出时,仿佛全身像是泄了气般,半点儿力气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刚刚又怎么做到的,他不知道、不知道,脑袋死机着,全占满苏难的那句"吴邪,真的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他昏厥在黑瞎子肩上。
什么都不想了。













———



他醒来的时候,一群人围在他床前,每个人脸上的心急如焚,他知道,有一大半的人都不是真正的在担心他,除了苏万......,大部分的人,大多,是冲着吴邪而来,他望了望四周,九门、吴家,还有张起灵。

而当初背着他出来的黑瞎子,罕见的没有笑容,一脸严肃,他没有问黎簇汪家BOSS怎么死的,他选择了沉默,又或者,其实是害怕听到答案。

要说这里大概猜到吴邪下落的人,约莫就是黑瞎子了吧,他不说话,不确定,不以为然的盯着黎簇。

眼神仿佛在告诉他,千万别说、别说,别说出那个答案......。

"吴邪呢?"果然,最先开口询问度,是吴家二爷。
语气急迫,且具威严。

黎簇淡然,环视众人一圈。
露着了个心死的微笑。

悲戚。

"不不不"解雨臣摇着头,一脸惊慌,视线慢慢的往下,像是想逃避现实。

黎簇知道他下一步想干嘛,他想逃离这。

他宁愿逃避,也不想听到事实。

黎簇才不会轻易让他如愿,就我一个心痛?

不公平。

黎簇不等众人反应,直接且了当的说。
"他死了"。

哈,黎簇看张起灵那错愕的表情,内心一阵爽快。

张起灵,你说,你守的十年,有屁用吗?

吴邪还不是死了?

一旁暴怒的王胖子,抓着黎簇,死命的摇了摇,热泪盈眶,不管王胖子怎么叫、怎么喊,黎簇依旧淡然,他没有任何反应,因为。

再怎么样,吴邪也不会回来了。












——


藏海花,是鲜艳的红色,很漂亮,很美,搭着雪白的大地,着实像一幅画。

吴邪就躺在正中央,安安静静,冰冰凉凉,看起来依旧是原本的那个他,没有变化。

一行人跟着张起灵,来到藏海花田。

看着他抱起吴邪,低着头,沉重的走,经过众人身旁,不发一语,内心,可想而知。

他曾经伴着白玛离开,那份记忆他从不曾忘记。

而如今,在他漫长岁月中,那份痛苦,还得再来一次。

他受不了。

在喇嘛寺里,温暖的房间,僧侣看着这群人,不发一语,只留下一句"命"。

该说什么呢?藏海花到底好,还是不好?
因人而异。

对现在的他们来说。

好,当然好。

三天。足矣。












吴邪的呼吸声,三天,听得心如刀割。

望来世,他能活的自由。




END.

黑邪 <我的徒弟啊 你在哪兒呀?>

啊啊啊啊啊啊

我居然更文啦

#今天依旧十分短小
—————————





















什么都不说,就是自己一个人单幹。

你以为你是万能的吗?你是神仙吗?

黑瞎子呆呆的坐在床前,紧紧纂着吴邪的手,不语。

他心情真的很不好。

吴邪,被一圈又一圈的纱布裹着,特别是脖子,血都来不及止住,鲜艳的红衬托在他的脖颈处,实在惨不忍睹。

他全身没一处是好的,除了脑子。

唉,黑瞎子此时还比较希望自家徒弟脑子出问题,总比伤成这样好。

医生离开病房前,语重心长的说,不知道病人能不能醒过来,听天由命。

黑瞎子看着吴邪消瘦,沉睡着的脸庞。
忍不住内心的愤怒,重重的捶了一拳。

狗屁。
吴邪,要是你没有醒来我就把你杀了。









杀了你之后,我在自己去死。









这样我心里会不会舒坦些?

并没有。







黑瞎子想了又想,脑袋搅成一团依旧想不出什么结论。

他低下头,干脆什么都不想了。

沉寂于心里,某种压抑很久的情绪溃堤。

泪水不自觉地低落,沾湿了床单。
黑瞎子以祈祷似的姿势,紧握着吴邪的手,靠着自己。

希望这隻手是永远属于他的,只有他能牵、能握。

如今,那无人能敌,在外总露着痞笑的黑瞎子,居然十分脆弱的哭著,就算很短暫,在那段時間裡,那份感情,總是最深刻的。

這段時間,想必是黑瞎子這幾十年來,情緒最為波瀾的一次,因為吳邪。









黑瞎子哭的有情有义,心思肺裂的。


可吴邪醒来只觉全身疼的要死。

他一睁眼,朦胧间,就见到黑瞎子哭成狗,留着鼻涕,还用他的手蹭啊蹭的画面。









"你他妈给我滚"吴邪咕哝着,可惜喉咙还发不出什么声音,只传出些微嘶哑声。


黑瞎子猛然抬头,瞪大双眼,空气一阵死寂。


突然,迅雷不及掩耳的,一记法式舌吻。


吴邪发誓,这吻他毕生都会记得,那热情如火的吻中,还参杂着黑瞎子的泪水。

咸咸的。
又好像有引力般,无法自拔。


"吴邪,欢迎回来"。





——END





























各位可以自行想象瞎子哭成狗的画面。
我笑了很久。

抽獎啦啦啦啦

木曰一爾:

✨817抽獎活動✨
嗨嗨大家好~
817這種大日子就會想幹點大事,所以我來辦抽獎了(๑•̀ㅂ•́)و✧
【轉發+留言】就可以參加抽獎活動了喔~ 轉發的時候可以打對盜筆的心得來著///
留言完後我會回覆抽獎號碼(๑•̀ㅂ•́)و✨

然後...因為暑假實習的關係,抽獎禮物的部分還沒有決定好,有可能是自己家的小哥吳邪一些秀恩愛的小卡,或是我之前買東西多出來的一些盜筆物,參加的人越多抽獎禮我會更努力準備的Q///Q
另外抽獎禮會很晚很晚才會寄出,會努力在20190817前寄出的((被打

放張不合格的小小小祭壇

黑簇邪 <吴邪好玩吗?>

各位兄台,我更文了

短小4我
—————————












唉真是无聊。瞎子叹道。

"你们还是没吴老板以前好玩"


苏万一脸懵逼,戴着墨镜看起来又更蠢了些。

黎簇则是在一旁不以为然,那神经病好玩个屁!他什么话也没说,心里只觉得黑瞎子在发神经罢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

黑瞎子是打从内心感叹,这群小伙子没以前的吴邪好玩。

黎簇悻悻然的嘲讽"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吴邪不好玩了?"

黑瞎子听,愣了会,突然止不住笑意的疯狂大笑,一时之间还止不住,一手扶着墙,笑得腹痛。

一旁苏万被他吓出一身冷汗,黎簇见怪不怪的投以嫌恶的眼光。

好不容易等黑瞎子笑玩,他正经拍拍苏万肩膀,走过黎簇身边,悄悄在他耳边答道"呵呵,现在的吴邪更好玩了唷"

说完还很邪魅的舔弄牙齿。

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黎簇颤了颤,不愿多想。











此时的瞎瞎在黑暗的廊道上哼着歌,原本沉闷的心情好转。

因为他想起了与吴邪快乐的回忆。

自此吴邪成了蛇精病后。

骑乘什么的,玩得起,腰也够力。












想起那滋味,呵呵。





以前的吴邪好玩,但现在更好玩。












—————END










想想沙海邪帝主动又媚人。

极品呢。
(与瞎瞎想法一致)

瞬间脑补长篇肉文——












相信各位一定可以。


时隔一集就成了真香现场!?

这不是爱不然是什么(笑)

all叶 惹哭修宝 请自刎

沙雕倦了来点花雕

————————





最近有些无良粉丝兴起一阵歪风。





一开始,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那天比赛刚结束。
外头的应援声不断,粉丝们更是热烈的疯狂尖叫。

"叶修!看这边!!!"

"啊啊啊啊!兴欣加油!!"

"方锐加油!干死叶修!!"

粉丝疯狂浪叫着,职业选手们也以微笑回应。

虽然说有保镖在一旁控管,但粉丝们的热情是难以控制,当兴欣众人走到通道前时,一位女粉丝受到后方推挤,一不小心撞着叶修。

保镖赶紧拉开,却绊倒那位女粉,造成对方跌落阶梯,右脚小腿鲜血一片。

因为是女粉撞到叶修才造成事故的,现场一度混乱。

叶修作为事故当事人十分愧疚,第一时间赶紧上前安抚。
那女粉丝眼眶泛红,见叶修来忍不住哭了出来。

叶修有些惊慌,赶紧摸摸女粉丝的头,轻声安慰道"别哭,我带你去包扎"

女粉丝点点头,眼泪是止住了,脸颊还微微泛红。

叶修作为沐橙的优质好哥哥,对于安抚女生还是有些技巧的。
他抱起那位女粉,霸气的走进会场后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粉丝们见状更是一阵尖叫。

后来叶修在赛后记者会稍稍说明,那位女粉丝没什么大碍,稍微包扎后已经没事。

但这事却被在场粉丝录下,在微博上疯传。
当事人也在微博上将这是巨细靡遗的说了一遍。

叶修便因为此事登上了热搜榜。
惹得粉丝又集体暴动起来。



原以为这件事过段时间就会退潮………




可是,类似这种女粉意外受伤的事件却不断凭传。

到后来还越演越烈,女粉们"不小心"撞到的对象都是叶修,平率高的吓人,这已经不能全以意外来形容。

正当官方将这事提出声明稿,规劝粉丝时,那些"不小心"受伤的女粉又以官方打压的原因,纷纷直播哭诉。

控告官方以事炒作的粉丝还越来越多。

而重覆受伤的那几人也越来越刻意。
但为了维持选手们的形象,这事也不能直接拿出来评论。

因此现场女粉碰瓷装哭在最近已成常态。
这让职业选手们防不胜防,特别是叶修,极度心累。

————————


而兴欣这方面。

包子已经激动的想打人了。
就在刚刚,又有一位粉丝碰瓷,而且还是男粉……。

"老大!!他们真的太过分了,刚刚那个人还乱摸你屁股对不对!!!我可以拿砖头砸他吗!!!"

叶修叹气"包子……"

"对啊对啊,再继续下去叶修会不会被人家脱裤啊!?"

"方锐你想多了……再怎么脱裤也太夸张……"

魏琛摇头叹气,嘴里还念叨着"这可不一定喔……"

叶修决定视之不理。

他看向沐橙,从刚刚开始,沐橙都没有发言,看起来在沉思着。
叶修问"怎么了沐橙?妳有什么想法吗?"

她缓缓回过头。

邪魅一笑道"当然有办法啊,交给我!"












——————————




直播间:

[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天,修宝开直播间!!]

[这个时间开直播间,差点没跟上QQ]

[修修呢,怎么没人啊]

[叶修出来呀!!!]

[修宝宝赶快出来,马麻给你大钱阿]


大约有十分钟直播间是没人的。

就在大家热烈猜测是怎么回事时———

叶修出现了……

但跟平常不同的是,
他满脸疲倦,眼眶泛红,抿着嘴,看起来象是刚哭过似的,看起来楚楚可怜。

粉丝们个个十分吃惊,吓得刷起一大波[修修别哭]、[修修怎么了]

某韩隐形叶修厨更是吓得直接送出99+座城堡。

[天啊,叶修怎么了?]

[别哭别哭,马麻会心疼的啊]

[高级黄毛剑少:谁!是谁惹你哭的,我给你讨公道!!我找他pkpkpkpkpk,pk到他死为止,绝不放过!!!]

[叶修啊啊啊啊,你哭我们也会哭的,告诉我们怎么了]


粉丝反应相当热烈。

叶修哽咽了一会,努力扯出一抹微笑,惹得另一头的众人一阵心疼,他本想要说点话,但还是欲言又止。

直到苏沐橙靠了过来,抱着叶修,一脸凝重。
粉丝们才渐渐意识到事情不单纯。

沐橙严肃的提起上次女粉丝受伤的事。
到后来慢慢提到了恶质粉丝的恶行恶状,越听越气的妈妈粉、女友粉们,开始集体大暴动,原本平静的直播间掀起一波热潮,纷纷表示要干死那群恶粉。

在最后,叶修终于开了口,嗓子有些沙哑,提起最近一星期发生的碰瓷骚扰,他哽咽的说"有些人已经开始骚扰我的私生活,更是随意触碰……私密的部位,如果还说这是不小心的话,根本就是恶意的威胁"

"我喜欢粉丝们可爱的举动……但不容许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我真心觉得不舒服……"

[天啊!!!修宝别难过,别说我还不知道,原来这种粉丝是多么恶质,我们替你讨公道!!!]

[别难过!看我们干死他们!帮你讨公道!]

[看到那种粉丝打死算我的!!!!]

[太恶劣了!!变向威胁咱叶修!!]

[我们粉丝会要好好严惩这种人啊啊啊!]


粉丝们重新刷起一波[干死恶质粉丝]
如此团结的粉丝,看的叶修十分欣慰。

而此次直播引起了一片譁然。
在微博上讨论的风风火火,那些粉丝也遭到电竞局惩处,永不得入场观赛,事情算是圆满落幕。




叶修在关掉直播后,忍不住抱怨"沐橙,这辣椒水也太辣了吧,我眼睛好疼"

"忍一下,我给你擦擦啊"



.......。






其实在叶修直播时,观看的众职业选手们就在想这是不是假的叶修。

那时被迫退役的叶修都没哭了,单单恶质粉丝骚扰还不足以让叶修哭。


通常叶修都是被日哭的。
(划掉)



END







all叶 当小白兔放弃逃跑时


到底是什么状况才能让求生欲极强的小白兔束手就擒?

——————————






房间里,鸦雀无声,电灯是关着的。
某人打开了电视,闪烁的萤幕,正上演着一群饥饿的猎犬抢夺食物的戏码。

还真是应景。

气氛紧绷,个个杀气腾腾,互不相让。
唯一一个看起来置身事外,却是其中心的叶修。
光着身子,很安详的在睡觉,偶尔还咕哝几声,缩成一团,像极了可爱又无知的小白兔。

可惜,他却置身险境中。

叶修喝了酒,昏昏沉沉。

想要日他,不,想要向叶修告白,这正是大好时机。

但好巧不巧,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只一人,是一群人。

那这么办?



打架啊。
呵呵。



不,他们交给叶修决定。

想也知道打不过韩文清。

因此,出此下策是最好的办法。

一群人表情严肃的围着毫无遮掩的小白兔,试图叫醒他。

叶修睡的正熟,醒来时还有起床气,迷迷糊糊的挥了挥手,想赶紧把事情结束,好好睡觉。

当然,除了叶修急着想睡觉,大伙也急着想知道答案。

事不宜迟,难得严肃的孙翔便问。
"叶修,你喜欢的人是谁"又补了句"只限男性"

叶修顿了顿,因睡意而忍不住点了两下头,模糊的环视众人,黏糊的说"……小点"

一开始众人还没听清楚,叶修又重复了句"小点。"

这下可好,清楚又大声。

小点是谁!!!!!

叶修说完,本还想继续睡他的美容觉,可惜,他激怒了一群饥饿的野兽。

有生存机会的话小白兔自然会挣扎逃跑。

可是呢,一旦发觉自己必死无疑时。

他也就不会挣扎了。

所谓的放弃人生,就是这么回事。

小白兔大开双腿,姿势与待宰的鸡毫无区别。




















疯狂的一夜过后。

叶修回家,对着迎面而来想要迎接主人的小点,一脸无奈。

他语重心长的对着狗狗说"你可知道,是你害你主人失去了宝贵的东西吗……?"

小点是公的,无误。




【讨论】盗墓笔记的重启邪

注意!内含剧透,未看完沙海及重启的孩子请小心

若不喜欢请按返回键离开

此文没有任何贬低、责骂,只有苳拿我个人的观感及阅读感想,请勿随意扭曲。

当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既然有异议当然欢迎提出来讨论,但是别瞎逼逼乱骂人,和平讨论大家都开心。

以上四点没问题后———————


进入正题:关于重启邪给我的观感






盗墓笔记之重启。
日前听说咱居老师要饰演吴邪,是滴,我超级开心,开心到想旋转的那种。
我个人觉得居老师十分适合扮演吴邪,演技极好,不用担心演的没有"邪感",还有那眼睫毛简直跟吴邪如出一辙,百度上有吴邪的资料,不知道的人可以去看看。
吴邪呢,有些小帅、睫毛长、脖颈线条比女人还女人、身高181(没记错的话)。

嗯,这正不是挺有居老师的感觉吗!!

因此,我很期待重启。





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未看过重启!
再说一次,我那时候还没看过重启!



是今天突然的心血来潮。
恍恍惚惚的就去看了重启漫画,后来再去看了小说。

看完了。

怎么说,一开始看漫画就有些微的感觉了,觉得吴邪在重启中扮演的角色十分奇怪,有种盗笔邪的既视感。

但我在此强调,重启是沙海后,接回小哥,与胖子三人在退休后的冒险。

是的,重启的时间线是在沙海后。

但是,为什么在看漫画时我有一种盗笔邪的感觉!?
沙海那成熟的吴邪呢?

喔,可以解释成吴邪从良后不那么蛇精了,而且漫画也才更新个几集而已,不足以下定论。



所以。



我秉持着对吴邪的爱与信心,去看了重启小说。

不能说遭到重伤,但是内心还是挺难过的。

照理说,吴邪在小哥进青铜门后经历了许多,由天真带点小聪明的小郎君,进化成身手矫捷、思绪清晰的成熟男子,在沙海中是如此的牛逼,设了一个巨大的局引汪家人,为了九门与吴家做了如此之多。

但是,为什么?
吴邪退休养老了几个月,怎么在沙海那成熟个性又重回了带点贱又有些呆的盗笔邪时代。

好,这也可以解释成,击退了汪家人,带回小哥,没必要战战兢兢如此蛇精,回归那天真本性。
行,这还可以接受。

但是到了后面,对不起,我接受不了。

内文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二叔给了吴邪些提示,吴邪为了找他三叔遗留的线索再次下斗,但是中间过程十分惊险,大多是靠着小哥撑过来,虽然说咱吴邪还是有推理出有用的线索,但是在墓里象是个拖油瓶,大多没什么卵用,直到九死一生出了墓后,二叔说,这墓他以前早就来过,还大约整理了下,吴邪这次下斗眼睛受了重伤,要是二叔先前没清理过,吴邪如果照这状况下斗,不就死在里头了? 二叔如此评价吴邪,说他退休后一段时间没下过斗,早已经不适合斗里的险峻,不能在夹喇嘛了,能力完全不行,二叔想借此告诉吴邪,他已经完全退局了,就乖乖回家经营旅馆,便收回了吴山居。



嗯?
嗯??
嗯???

沙海邪那么牛逼,重启邪只因为养老了几个月就没了下斗的能力??

性格不仅退回成了盗笔邪,连下斗能力也疯狂退化。

这已经不能解释成,吴邪老了,体力不行。

这时候的吴邪大概30多岁接近40吧,想想盗笔中陈皮阿四都多老了,还不是一样勇猛,活越老经验越丰富。

而吴邪呢,他在沙海多厉害多成熟多牛逼,他才退居雨村一会,下斗能力便一落千丈。
吴邪可是单凭自己一个人在沙海策划大局,也跟黑瞎子拜师学艺,是独当一面的吴当家。

而重启邪怎么没发挥沙海那习来的一切,怎么会与沙海邪相差如此之多。




重启的结局也挺虐的。
吴邪身患肺病,小哥必定会离开。

没有所谓的永远。

沙海邪,背负许多,身心俱疲,但成熟、稳重。

重启邪,我说不出什么。
有种重启邪是另一个时空的吴邪这样的错觉。

照理说吴邪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没有怪三叔的意思,重启的内容写的很好,但吴邪实在是弱化太多,我希望看到的是吴邪的蜕变而不是持续的退步。



我还是比较喜欢沙海的吴邪,这是肯定的。



all叶 全职保母

反转、翻滚、大爆炸

你听过啥是欧欧西吗
———————————






叶修打死也没想过有这么一天。

也是因为这一天,让他下定决心,打死也不要生孩子。

因为实在太恐怖了。



————————

熟悉的开头。

一个美好的早晨。

伸展四肢,睡得正好舒爽,他满足的张开眼………








(1)

是啊,才刚起床,一睁眼阳光就打在脸上,好不刺眼。

一定是眼花、一定是幻听。

不然昨听到叽喱呱啦的吵闹声。
还看到一群小孩儿围在自己床边。

这是一场梦对吧?

叶修第三度掐自己的大腿。
真TM痛。

啊,原来不是梦呢。
叶修欣慰的笑………

才怪!!!!!!!



叶修才刚起床,赫然撞见自己身边围着一群孩子。
个个看起来不满五岁,有的还在哭闹,更有的在打架,还有几个迈着小短腿极力要爬到自己床上,不停的叫着"肚子饿肚子饿"。

叶修多希望这是一场梦,而不是一场灾难。

怎么回事?这是是恶作剧么?

叶修欲哭无泪的想。

朝着楼下喊沐橙的名字,无人回应。
上舖的魏琛也消失无蹤。
陆续喊着其他人的名字还是一样,仿佛兴欣所有人都消失了。

叶修看了看这一大群孩子。

……有些熟悉的面孔。







他有个大胆的想法。







不要猜不要想。

这肯定不是个好兆头。



—————————










(2)

1、2、3、4、5、6、7………。

叶修数着这群小菜头们,虽然不敢相信,但他确定的确是职业圈众人。

他一看到王杰希,就觉得那大小眼似曾相识,不认得都难。
而从小就一头黄毛的黄少天,则一如往常的话唠,但说话口齿不清,倒听不出他到底要讲啥。

魏琛………还叼着烟,虽然与众人同龄,但,看起来就是老气了几分。

嗯,没错,是他们。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叶修叹着气,这群熊孩子围着自己,寸步难移,一个个紧抓着叶修,闹哄哄的,搞得叶修一阵心累,差点受不了。

他耐心的安抚道"你们先放手,你们肚子饿了,哥哥赶快帮你们用点吃的好不好?嗯?"

孩子们互相看了几眼,才恋恋不舍的吸着大拇指慢慢放开,好几双眼睛直盯着叶修,虽然放了手,但叶修只要一动一步,这群孩子就紧跟一步,去哪儿都不愿离开叶修。

包子更是整个人赖在叶修肩上,不愿意下来,嚷嚷着要保护"老大哥哥"。

叶修无可奈何,会心一笑,看着他们一声声的奶声奶气喊着哥哥,听得心都化了。
特别是平常嘴贱的他们,虽然吵闹,但成了孩子还是能体会到可爱的一面。

叶修心里有着莫名的满足感。

你想想,听着平常傲气的二翔,成了软糯糯的小奶包喊着哥哥,是多么满足的一件事。

叶修忍不住录了音。

虽然不确定他们会不会恢复,但至少留下记录,未来可能还会用得到,对不?

呵呵。

——————————









(3)

叶修望着厨房,有些头大。
好久没碰厨具了,平常顶多是拿个锅盖泡泡面。

叶主厨搞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端出粥来。

小孩儿也不嫌弃,飞快的吸入口,一碗接着一碗,叶修看着他们吃,却瞥见周泽楷一口也没动,一句话也没说,不禁担心了起来。

他轻声问道"小周怎么了?粥不好吃吗?"

他晃晃小脑袋,脸颊微红,很小声不好意思的说"烫……"

叶修笑了笑。
他拍拍小周的背,舀了一小匙,轻轻吹着"小周,张嘴,啊……"

周泽楷脸颊红扑扑的,张开小嘴让叶修喂,样子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叶修心里一阵满足,心都快化了。
喔~小周好可爱。

而一旁几个小脑袋直盯着他们。
喻文州眉头一皱,瞥了眼周泽楷,一把便弄倒了粥。

他泪眼汪汪的喊"呜呜……哥哥……"

叶修回头一看,发现衣服上湿漉漉的,赶紧安抚"文州乖、文州乖,哥哥帮你清理啊……不要哭喔"

一下子,叶修的注意力马上被喻文州转走,周泽楷一下子失去了叶修的投喂,气鼓鼓的怒目瞪视。

两个小菜头眼神间的厮杀十分激烈。
叶修完全没注意到。

这小朋友还真是后生可谓……


心脏……。

见过没?

你现在见过了。





—————————

(4)

好不容易处理完早餐,但其实已经接近中午,没必要再吃午餐了。
叶修赶紧打扫环境,整理完凌乱的碗盘,没时间休息,又被这群小孩儿拉去玩家家酒。

叶修一阵胃疼。
他这把老骨头禁不起操。

苏沐橙拉着他来到休息室,硬要玩起狗血剧。

角色设定一下子就编好了。

叶修是总裁剧里的万人迷玛丽苏。
而总裁是楚云秀。

孙翔大声抗议"喂,这不公平!我要当总裁!"

方锐在一旁嚷着"我当比较适合,我未来要当修哥哥的老公!"

叶修:???????

张新杰则很冷静,推敲出这剧情的走向"我觉得这剧情之后会演变成怀孕、被抛弃、搞外遇、有小三、有小王,被带完绿帽后,因太难过出了车祸、失忆,直到后来跟医生有了一夜情,之后就是总裁跟医生的厮杀,但最后一定是渔翁得利,我想应该是一旁总裁秘书获胜"

讲了一大堆,他做出结论"所以我要当总裁秘书!"


叶修:??????


最后。
张佳乐提议用剪刀石头布最公平。

当然,套用了此方案。

幸运E体质依然不变,他成了被玛丽苏利用的备胎青梅竹马。

不愧他的幸运之名。

——————————




(5)

玩完了、累了。
睡觉。

你说为什么没有韩文清的戏份。

因为叶修正觉得终于可以好好休息时。

他才发觉了韩文清的存在。

怎么,你会说,不可能!韩文清那凶巴巴的脸怎么可能没察觉!

别那么快下定论!

——

叶修一脸疲惫,但他还是打起精神,凑到韩文清身边,他问"文清啊,为什么你不跟大家一起玩呢?"

"…………"韩文清低着头蹙着眉,语气有些委屈很小声的说"我怕他们会吓到………因为我长得太凶…"

叶修仔细听完,叹着气,他以为一向霸气外露的韩文清是不在意这种事的,原来年幼的他曾有这种困扰。
这不怪他,全都怪基因。

叶修摸摸他的小脑袋,温柔的让出肩膀给小文清靠着,他说"长大的你可不这么懦弱喔,在我眼里,你可是光芒四射的"

"你从不在意什么长相,因为你知道,会有喜欢的坦然个性粉丝、朋友,跟支持你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你只要有信心,一切会变好的"

叶修微微一笑,说完这段话,其实内心有点纠结,说不定对于这孩子说这些还太早,但叶修还是希望能亲口告诉韩文清———

他是很棒的一个人。





韩文清看着叶修那双柔和的眼睛,他紧紧依偎着叶修,总觉得这人身上充满了温暖,正因为叶修是如此好的一个人,所以长大后的他才那么喜欢叶修,当然,现在也是如此。










(after——)

清醒后的小家伙们,看两人如此亲密。

吃味的围了过来,叶修好气又好笑。

还真是可爱啊,小孩子。

叶修看着他们肉肉的小脸颊,总是忍不住想偷捏几把。
喻文州见机不可失,厚脸皮的向叶修讨亲亲。

叶修呵呵笑道。
"可以啊!"

不知怎的,他现在特别想亲这群小宝贝。

他依序亲了下这群小孩儿的嘴唇,孙翔反应最大,脸蛋爆红的象是涂了层番茄酱。

叶修亲完最后一个,是包子,包子还硬是多亲了几秒。










才刚亲完,却出现了变化。

小包子成了大包子。

其他人也是,小孩子一下子成了大人。

变会原状。

叶修吃愣的看着众人———

大包子嫌刚刚亲不够,又趁叶修愣着的时候,"啵"得又亲了下————



大包子又成了小包子。

叶修环视其他人:"…………你们想都别想"














———————END———————

all叶 情侣T引发的掉马事件

偶然的灵感

———————


某次,团体训练时。

众人穿着便服下至一楼吃早餐。
就有两个人最特别、最刺眼。

那就是坐在角落的黄少天与喻文州两人。

为什么醒目呢?

因为两人撞衫了。

特别像情侣。

哎,可真是引人遐想。
这别是某戴姓选手——

脑洞打开。




——————————

于是。
戴妍琦,戴太太。
灵感大爆发。

那可是被称之为高产的行为。

一小时五万字——
喻黄文。

那是什么神仙?!

请各位好好爱护小戴这种太太。

说不定这种太太终有一日真被簇拥成为了神。






——————————


肖队在一旁看着。
问她道"你不是跟我说你主食肖叶吗?"

戴妍琦眼睛直盯着萤幕,手速爆发的啪啦啪啦打字着,严肃的说。

"队长,女人是善变的"

"……"

"所以说跟男人搞.基才是王道,跟女人不会有好结果的"

肖时钦点头是道。
觉得小戴此番话可真有理。








——————————


而。

同一天。
lof某位太太也发文了。

同样是情侣T甜文。







…………六万字。





!?!?!?!?
戴妍琦甘拜下风。
但却也觉得奇怪。

明明喻黄某些互动细节是只有在场的职业选手才知道的。

为什么这位太太写的如此详尽又了解呢?

而且还特刚好的同一时间发文?

她狐疑之下查了查。
发现还真有点猫腻。

后关注了这位太太,想搞个明白。






—————————

直至某次。

职业选手们故意与叶修撞衫。

造成现场大混乱———

黄少天不停嚷嚷着"我和老叶是真滴缘分,同一件衣服看到没,你们可不可以有创意点,别学我穿衣服啊!!!!"

而张新杰不甘示弱的冷静分析道"我和叶修刚好使用同一牌洗衣精,这才是真正的缘分,你们都只是撞衫罢了"

周泽楷也在一旁直气壮不停的插嘴"我和前辈!一起买的!"

"不不不!我跟叶修才是刚好同一间工厂出厂"

"我才是跟叶修一样热爱这牌子的衣服"

"衣服长的一样不算什么!我们还同一个尺寸!!!"



眼看情况越演越烈,众人更是谁也不让谁,就是要证明自己跟叶修穿的是情侣T。

到了最后,疯狂的方锐,更是把叶修的裤子脱下来,大声喊道

"我和叶修穿同一款内裤!!!!!!"











最后换来的是叶修一巴掌。


"这件衣服是沐橙的,女款,我只是临时借来穿罢了,真没想到你们竟然全都有穿女装的癖好?"




"……"








——————————

同一天,lof上。
那位太太更新了。

篇名叫——



大杂烩车文。

里头啥cp都有。

除了叶修。




文里的叶修只是个纯洁无邪的领队。


什么事都没有~🎵


只是个写文的大大罢了~🎵









终于,小戴搞明白,那个太太是谁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