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苳拿

剧版镇魂 巍澜 <沈面名字的由来> 搞笑向OOC 短小 段子

#随便乱撇#慎入#

#ooc 段子

#真心觉得面面很可爱////

#他可能只是经历叛逆期而已(滤镜)

#有没有骨科自行想象
应该只有些微骨味
雷的孩子麻烦放过轻拍没看见就好QQ
就不#骨科了

#巍澜唷


我的哥哥叫沈巍






哥哥媳妇叫赵云澜





大家都叫我面面





可我有名字啊





我叫夜尊,够霸气炫彩(骄傲脸)





偏偏我的部下都是


:咱老板#^$*$*$

:哼!老板叫我们做就做

:老板?

:老板!?!!

:沈巍怎么处理啊老板?





个个都叫我老板,我酷炫的名字怎么着?





直到哥哥把我打一顿之后,抓回了特调处。





我真的乖了,因为哥哥说我不乖就要把我头发剪掉(抖)





那混蛋赵啥云的,还在旁边笑,我生气。





后来特调处的人在讨论怎么处置我。




哥哥是叫我回地星,可我要他陪我(泪眼汪汪)





哥哥后来辩不过我,决定把我放在他身边,地星给年轻人去闯吧!


喔喔喔喔,果然哥哥最疼我了(ㆁωㆁ*)(洒花)










赵啥澜的一脸怨妇样看着我,我害怕。









他为了报复我……











我的新住民身分证上的名字写着:








沈面









祝红:今天晚餐吃啥?

沈面如何? Q弹有嚼劲。

澜巍 逆cp警示 <媳妇离家出走怎么着?>欢乐向

注意 注意!!!!逆cp!!
雷的孩子麻烦回避>///
尊重每个cp 大家都快乐

内容主要是咱们可爱的沈教授生气离家出走啦(旋转)
看看赵处追妻之路漫漫长~

欢乐向

私设:面面已经回归正轨,掌管着地星。(爆炸性兄控)





——————————

你说,一早起来找不到媳妇怎么着?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早晨阳光特别明亮的上班日。
特别调查处的各位职员,一大早来上班,就看见自家处长躺尸在地板上,眼神呆滞,众人吓得赶紧把人拖到沙发上,仔细检查,发现幸好没事,在追问之下,才知道——

原来只是一早起来没见着沈教授,赵云澜赵处长,就着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打了学校座机十几通找不到人,竟然还直接冲去学校寻人去了。

论结果,他终究是没有找到沈教授,沈巍早上没课,没手机,也没留个纸条,就这样不见了一个早上,嗯,虽然正确说法应该是"赵云澜没见到沈巍2个小时",如此而已。

就这样,找不到媳妇的赵处长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倒在特调处的地板上,简直是说有多蠢就有多蠢。

听完一切经过的众人个个不予置评,显然是傻眼到了极点,无语了。

连乖巧郭长城都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不就是两个小时嘛?

"不"赵云澜很严肃的说"两个小时就足够要了我的命"

"…………"

众人表示:我不想听你鬼扯。
祝红淡淡的说"人家沈教授说不定只是有事出门罢了,你那么着急干啥,小题大作!"

"才没有,这次我感觉特别不一样,以前他要出门都会先跟我说的,这次突然一声不响的不见,我可担心死了!"

"……说不定啊,人家沈教授就是受不了你那么紧迫盯人,离家出走了呗"
祝红冷冷地抛下一句。

这句话有如天打雷劈一般,赵云澜一个失神,倒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了。

众人闻言,悻悻然的,也就鸟兽散忙录去了,没人想理这丧心病狂的人。
也就大庆有空趁人之危,拿了赵云澜的钱包,去买小鱼干。






———————

这时候众人也就只是把赵云澜当空气,没什么多大的表示,不就沈教授出个门嘛。

但到了下午,终于渐渐有人觉得不太对劲,嗯?依沈教授的个性,出去那么久了没跟赵云澜讲才是真的奇怪。

直到傍晚近黄昏,众人终于发现沈教授是真的不见蹤影,没有半点消息。
大庆眉头一皱,觉得不太对,就悄悄化成猫出门去。

而此时的赵云澜简直是急得要疯,不停在办公室里渡步,拿着手机,焦急的等着沈巍打电话,却依然没有动静。

直到他着急的要冲出去找人之时,众人便开始审视这个问题,老楚赶紧拉住他,问"你知道沈教授大概会去哪里吗?怎么还没有他的消息"

赵云澜焦急的直跳脚,说"我也不知道啊,他也没给我打通电话,说不定还在学校"
说完,就急着要出去找人。

老楚紧抓着他的肩膀不放"要是沈巍在学校的话怎么可能不接你电话,冷静点好好想想!"
说完便一把将他按在沙发上。

赵云澜被逼着坐下后,还是不停唸唸有词要找媳妇,但有稍稍冷静下来没乱跑了。

众人之中稍有些脑袋的林静,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问"你说,你有没有最近惹沈教授,嗯……气得不轻的那种?"

这时众人才想起,要说生气的话,沈教授机乎每天都会被自家处长气死,要不是胡乱耍流氓,就是孩子气的作死,还有一点是赵云澜自己才知道的——严重发情。

是的,最近沈教授的腰的确不太好。
但就是某人不节制!!

赵云澜才慢慢想起,昨晚去喝酒喝的烂醉,怎么回家的已经想不起来,但好象隐隐约约还记得自己胃疼,是沈巍照顾他的,后来的事……忘了。

"那沈教授离家出走的原因一定是昨晚发生的事啊!"
众人恍然大悟。
差点没被这少根筋的处长气死。

而这时赵云澜才明白,原来媳妇是离家出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媳妇儿啊!!!

发疯的情况更严重了,众人叹气。

此时大庆急火火的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人,喔,是沈面啊!

"面你个头!叫我夜尊!"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孔,但不是沈巍,是沈巍他弟。

喔,因为没有人类的名字,大家就随便帮他取了名叫沈面。

赵云澜看见沈面(笑)更是一个箭步沖上去,一开头就着急的问"沈巍呢?你见着他没有?有没有在你那,我找不到他,怎么办,他会不会不回来了,呜呜呜呜呜,我媳妇去哪了(TдT)"

沈面很嫌弃的推开他,冷冷的说"你别等他了,我哥说,他在地星待一个月再回来,还说,你要是敢去地星找他,他就再也不回来了"

What?!?!?!?!

灾难性的噩耗,赵云澜跌跌撞撞的趴在大庆身上,哭的跟报丧女妖似的,哀嚎"我媳妇不要我了啊呜呜呜"

众人赶紧问起原因,他们可忍受不了赵云澜一天到晚的哀嚎啊!!

沈面淡淡瞥了赵云澜一眼,很生气的说"谁叫那家伙没节制!一夜七次想把我哥的腰操烂是吧?"

"………"众人无语,好象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但心里有一连串的字幕在奔腾"活该活该活该"

喔喔,赵云澜闻言,才想起昨晚,喝的烂醉,胃药吃了不疼了之后,看沈巍坐在他身旁,看着媳妇媚人的腰一个没忍住——哇,一发不可收拾。

他还一不小心想起沈巍在他身下娇///喘,衬衫衣领全开,被操到泛泪的模样。

………。

"你活该啊!!!!"众人怒吼。

总而言之,一切的起因全在赵云澜自己身上。

众人完全不同情他,也就淡淡地瞥个几眼自个散去,沈面想着要去找哥哥,也是一溜烟就不见,此事件破案的最大功臣大庆呢,则是在一旁懒散的咬着小鱼干,事不关己。

谁理他呢。






———————
此时的在地星,沈巍半瘫在椅子上,沈面揉着他的腰。

地星上上下下早就传遍,——黑袍使大人夜晚没节制,操的老腰疼。

沈巍满脸黑线。

暗自打算两个月后再回去也罢。

赵云澜:不!!!媳妇回来啊!!







all叶 <叶爸不好惹> 欢乐向

#逗逼文慎入
#叶爸坏了 ooc
#叶家欢乐时光

叶修经苏黎世回来后,一整天在家无所事事,不就是吃,再来是睡,其余时间就全是荣耀。
此番作息在叶爸眼中根本就是犯罪!
打游戏打了十年还不够,好不容易回家了还整天玩!?
不行不行,叶爸直摇头,他不能容许儿子如此任性的沉迷于游戏,在家那么多天了,竟然没有一次找親親父亲聊天說話。

叶爸透着门缝,悄悄窥视着自家大儿子,眼中更是差点泛泪,怎么?父亲比不上游戏啊!

他看着叶修那纤瘦的手不停在键盘上敲打,带着竞技用耳机,喋喋不休的说话。
吃饭的时候可没见叶修这么多话啊!

叶爸心头发酸,实在忍不住,就一步踏进了叶修房间。
叶修正打的开心,看叶爸一走进来就怂了,赶紧退掉游戏,转过身装乖。

叶爸看此情形,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坐在床边,看着叶修。

"爸,你有什么事吗?"叶修问。

叶爸迟疑了一会,才说"………………游戏好玩?"

"好玩……"

"那亲爸跟游戏哪个重要?"

"游……"
!!!叶修一不小心直接脱口而出,因平时在队里,时不时就被方锐这么问,脑袋没多加思考就习惯性的回答了。
虽然煞住没有说完,但是那个"游"字已经在叶爸脑中盘旋一百万遍。
他不知道,他那宝贝儿子竟然没有一点迟疑的选择了游戏!!
叶修还没来得及辩解,叶爸已经伤心欲絕,黑着脸就退出房门。
背影看起来还真有点其凄凉。
完了完了,叶修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情况。

爸是怎么了?他平时没那么矫情啊!?

然而事情就是突然这么发生,害得叶修根本不敢继续打荣耀,纠结好久才溜下楼闲晃去。

看见叶爸本还想故作自然的打招呼,谁知道叶爸出房门一看见叶修,就"蹦"的一声把门甩上,拒绝见面。

叶修僵在原地,傻愣着,怎么回事呢?

就这样,情形持续了将近一星期,情况持续恶化,叶修因心中的罪恶感,也没再打游戏,极力想跟自家爸爸拉近距离。
结果呢?还是没用,叶爸的别扭脾气可不是一天就练出来的。

叶修便在晚餐时间,殷勤的给叶爸夹菜装汤,虽然老人家一脸嫌弃,但还是一口不留的吃完,看似满足。

叶秋在一旁看着,没忍住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叶爸根本不给叶秋啥好脸色,立即是一掌劈在他头顶"吃你的饭!笑什么笑,脑袋坏了是吧!"

叶秋泪眼汪汪,感到非常不解"笑而已怎么还扯到脑子去了"

"吃饭傻笑不就像智障吗"

"……"叶秋无语,本还想找叶修讨个抱抱安慰弱小的心靈,谁知叶修一爪糊了他一脸,冷冷抛下一句"你活该"

人就走了。

叶秋感到全世界都在霸凌他。
叶妈见怪不怪倒是没说啥,叫叶秋洗碗去。

—————————

过了几天,叶修看似情况好转,也就锁上房门,悄悄打开电脑,一打开可不得了,讯息如轰炸般接二连三的传来,叶修看着上头显示着99+,无语的点开对话,果不其然,黄少天的讯息站了一大半,全是些废话。

才没上线一星期,一群人就如寻找失蹤人口那样的阵仗在找人,虽然说挺感动的,但叶修更觉得满脸黑线,家里那老头子够烦的了,还来一群人?

点开选手圈群组,他们正讨论到要不要报警。
叶修便传了句"报什么警,哥还活着呢"

"叶修!!你到底跑去哪了,说好上线Pk怎么等了老半天没人,整整一星期没上线你跑哪去!竟然鸽我,我真的很难过你知道吗,都急死了,差点就要冲去你家找人了,补偿我你要陪我pk一星期!!!"

"叶修你去哪了?"

"一星期没上线简直奇迹啊"

"白癡"

"本来还想报警去了呢"

叶修看着傻眼,觉得根本小题大作。

叶修:家里有事啊,难不成我有事还要向你们报备?
叶修:你们太夸张了啦

苏沐橙:那至少跟我这妹妹说吧

张新杰:依你这个荣耀狂,一天没上线就够让人担心了

黄少天:老叶你怎么那么少根筋,没上线至少回个讯息嘛,那鸽我那事你怎么说,好歹跟我说一下呗

周泽楷:前辈,该说

叶修: ……

————————
叶修表示hen麻烦。

随后干脆不理他们,退出群组,赶紧打个荣耀去,唉,好巧不巧啊,叶爸这正好想找儿子进行亲密的家庭会谈,正要打开房门,是锁住的。

便拿出儿子房间钥匙,打开。

哇,儿子在打游戏呢,不打扰他了———咦!?
又在打游戏!!!!!!!!!!!!!!

叶爸受不了了,为了拯救他这个做父亲的威严,他一气之下指着叶修骂道"就知道整天玩游戏,不知道要关系一下自己爸爸是不是!!马上给我关掉!!!"

……………………

这下可好,在荣耀圈最近疯传着一条新闻———
知名游戏大神在游戏途中被劫,至今下落不明?!

自事情传开之后,叶修也持续三天没上线了。
职业圈众人听到消息直跳脚。
不会吧?还真的出事了???

当然,电脑不能开,叶修没手机,谁又能找的到他呢?
消息无从证实。

然而,众人正焦急的时候,叶修在干嘛?
正拿他众人称羡的手手拨蒜啊!

人家叶修可闲着,无所事事。

因自那天被抓包后,叶爸严加禁止叶修上线打游戏,更是以"增进家人之间的感情"为由,命令叶修要配合家人作息,帮忙叶妈做家事与爸爸喝茶聊天等…。

让这荣耀大神苦不堪言,他需要荣耀女神的滋润!!!

叶秋对此事不予置评,反倒觉得哥哥不用跟那群情敌搅混挺好的,乐见其成。

叶妈更是没意见,每天跟儿子一起剥蒜很开心啊。

因此,叶修在这家中没有任何后援。
乖乖就范吧,叶大神。



————————————

"儿子,爸跟你说,茶泡的好喝是需要技术的,来,我教你"

"…………好"

"怎么样学会没?"

"应该吧……"

"嗯……你觉得好喝吗?"

"好喝吧?"

"嗯……你觉得好喝就好喝呗"

"………"

"好,那我们来下棋吧,儿子"

"我不会欸……"

"我教你!人不学习怎么会有长进呢!"

呵呵,还不如把我名字取叫尤长进。叶修想。

"唉,麻烦,那我们来讨论如何?"

"……………"

"好好学……"
"总有一天你就可以坐董事长的位子了,哈哈哈"

叶秋/叶修"…………………"

叶秋悄声对叶修说"咱爸原本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叶修脸黑的如涂了层巧克力"谁知道……………"












END————后续这玩意儿不知道会不会存在

#尤宝乱入 抱歉#

说逗逼倒也挺闹得,我的脑挺闹的。

文笔颇渣,小天使们别太在意(*゚∀゚)(逃避问题ing)

And题外话:当邪帝遇到叶神那篇会重改

是滴,当初没大纲就撇文了

对不起看过那篇的孩子们QQ

(找个时间重开一部分的意思可能代表着遥遥无期)
(不,你要有责任心好吗)(打)






all邪 <再见> 1

追妻之路慢慢长~
稍稍慢热 修罗场02才会有
十年接小哥出来后、蛇精邪、旅行瞎、纠结花
结尾 应该是 BE吧(沉思)
我喜欢虐文 但比较喜欢虐攻(*゚∀゚)

↓↓↓稍稍题外话
久违的写文
对不起!! 是的 最近补完一些坑 就跑去刷文去了(^_-)-☆
镇魂啊 琅琊榜啊 p大的文啊 心血来潮的我就去看了
结果就是跌入深渊 在坑里爬不出来(颤抖)

↑那篇会找时间大改(不好意思没写大纲就撇文了)
就酱~☆
啊 如果有小天使推我坑我会很开心哒 最近剧荒 文荒QQ

————————时间线——————————
张起灵从长白山出来已经1年,一切安好。
黑瞎子到处旅游(躲债),解雨辰和吴邪忙着整顿盘口,就他一个闲着发慌,便听从吴邪安排跟着胖子在雨村养老。

另一个跟着胖子生活的原因,是吴邪想让他多多说话,毕竟过了十年,原本就惜字如金的他,依吴邪看早就失去了言语功能。

因此,在张起灵在雨村生活一整年。
生活日复一日,没什么好抱怨的,就是想吴邪了。

胖子虽然没有多说,还尽量回避,回避了关于吴邪的话题。
但張起靈还是察觉到,吴邪不再是十年前的吴邪,变了很多,留下的,只有那张脸没变。

十年间发生什么,他并不知道。

也就是出了青铜门,发现吴邪身边多了许多人,一个又一个,都是自己不认识的。
有几个天真小青年,还有忠心的伙计,该说欣慰?也不是,反而有种淡淡地哀伤。
他望着潮湿的天花板,静静地,冒出了个想法。

……

二话不说,张家现任族长,打出了人生第一通电话。

"喂?谁啊?"

"……我"

"小哥??!!昨啦?有事吗?我在隔壁串门子呢"

"不是要紧事"

"那昨啦?啥事打给我"

"我要去杭州"

"……………小哥你好好地去杭州干啥啊?"

"找吴邪"

卧擦!!!!胖子嘴里的一口茶"噗"的吐在他对面的人身上。
愣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张起灵看他没回话也不以为意,说了句,"明天去"说完就挂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胖子。
是滴,人家胖子明明就在隔壁而已,咱们张大族长特地打了电话给他,知不知道乡村电话费贵啊!!

可惜啊,胖子受的惊吓可不少,他也没心情想到那方面去,因为他对面的人,正就是——吴邪。

胖子欲哭无泪,昨回事,這種感覺就好比是,夾在兩個人中間負責協調,卻又被嫌多管闲事的感覺。

当事人吴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突然的天降甘霖噴在的他一臉,他反笑不怒,冷着脸,不说话,胖子看的心驚膽戰。
胖子識相的感覺陪笑幫忙擦擦,但氣氛依舊的尷尬。

"唉…天真小同志,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阿哈哈哈"

"……………"吴邪笑得发寒

"对不起,请您大发慈悲原谅吧"

"行"直到胖子认真的道歉后,吴邪才没有板着脸,但还是面无表情,他便问胖子道"电话那头发生什么事,怎么吓成这样?"他指了指高级西装上的茶渍。

胖子眼睛飘来飘去的,不敢直视那西裝,乾笑"我是真的吓着了才喷茶的嘛"
他連忙解釋"刚刚打电话来的是小哥啊!内容不说,光是他会打电话我就真的吓出一身冷汗,唉……吓多减寿啊…"

吴邪听了微微勾起唇角,一边脱下外套,調侃道"说不定你要感到荣幸,你接到的是张家大族长人生的第一通电话"

"…要时平时我倒是开心,但小哥他突然说要去杭州见你啊!!"

"这又不是他第一次这么打算"吳邪挑眉"大驚小怪啥"

"不不不!這次不一樣"胖子皺眉,心裡有數的看向吳邪"他這次鐵了心要見你,你就別逃避了吧!"

"我什麼時候逃避了…我很忙的"

"你在幹啥大事?真忙還假忙?我就不信你沒去見阿花!"

吳邪撇撇嘴,對於剛剛胖子的質疑稍稍皺眉,阿花?

"胖子,我是真的忙,小花是生意上必須見的,加上咱倆住得近,我當然會見到他啊,倒是瞎子,我真沒見到"

胖子若有所思"那打個電話的時間有吧?怎麼連通電話也不願意打給小哥?都大老遠來這找我了還不敢見他?要是你真的不是有心迴避,來來來,咱們現在就去找小哥談談"
胖子剛說完,馬上拉著吳邪要走出門外,吳邪還來不及驚訝,就先抽開手,罵道"你幹啥啊?"

"你矯情啥呀!咱去見小哥啊!"

吳邪急忙解釋"別別!我都還沒說完你就硬拉著我是怎麼回事,我是真有事才來找你的!"

"好!你倒是說說,找我啥事?"
胖子斷然坐下,還有些狐疑。

………………
待兩人終於平靜後。
吳邪嘆了口氣,因被胖子的情緒影響,煙癮一下子就來了,也就淡然點了根煙,开始吞雲吐霧。
莫久,語氣清淡的說道"你說我逃避,是沒錯,我其實連你也不敢見,小花是能不見就盡量不見,對於你們,包括瞎子,我實在是虧欠太多。"

顿了顿,又说"小哥……我欠了他十年,你们,我欠了不只是人情,还有人命,我没脸…再见你们。"

…………………
说完,寂静。

胖子回想起當初剿滅汪家的時候,真不知道他口中的天真到底血染多少人,多少無辜人葬身在惡鬥中。

包括當時最重要的黎簇。
個個都是受吳家牽連。

#题外话:此段抱歉,忘记转简体用了繁体字QwQ

而吴邪的成功,就是脚踏着尸体,一步步前行。
胖子心里沉甸甸的,突然感悟到,如果一个人背负如此多条人命,那他还想活着吗?更何况是吴邪,原本的他是打从全身天真善良的。
但?从结果而言,他没血没泪的苟活下来,表面上看不出异样,但内心已经满目疮痍。

吴邪看着沉思的胖子,见他许久未开口,便自顾自的望着窗外的雨淅沥沥的下,满是落寞。
他缓缓道"我来见你,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自私,想你了"

说完,他看着胖子展开笑颜。
那笑容惹得胖子眼睛一酸,眼泪不自禁要流了出来。

"天真你别…………,我随时欢迎你阿,你啥时来我都嫌弃哒,咱俩兄弟还计较那么多!你说呢?"

"是是是,那我可真是感谢你了"

"谢什么谢!兄弟别说谢!来,咱们喝茶"

胖子的内心纠结才慢慢舒缓,两人就喝了两壶茶,不自禁的笑了笑。

胖子放下茶杯,说"天真,小哥那我会劝的,你要是想来就来吧,胖爷我随时敞开怀抱!"

"好"吴邪笑"等我阿!"

"行!下次来顺便带点啥吃的啊!好久没吃城市菜了"

吴邪转身指了指装上的各种纸袋"喏,这些是生活用品,里头有微波小菜,和一点零食"

胖子看着眼睛直发亮,身上的肥肉抖啊抖的,开怀笑说"天真你真懂我!就一个字,帅!"

吴邪笑吟吟"别嘴贫了! 听了多不舒服"

"夸你还嫌?"胖子一愣

"没,我很开心,行了吧"吴邪摆摆手
胖子听完才随即一笑,两人聊没多久,吴邪便说要走了。

"你才来没两个小时就要走?"

"有事,我又不象你是个闲人"

"我说你啊"胖子靠在门旁,看着吴邪整理后车厢"什么时后退休?来这养老啊"

"养什么老,我正值壮年"

"养老这事没有年龄限制哒!胖爷在这等你啊!"

吴邪上了车,摇下车窗,对胖子喊道"再说吧!"

两人互相道别,挥了挥手,吴邪架着车,缓缓驶开,扬长而去。

胖子慢慢的回屋里,看着那一堆袋子,心里更是难受。
该如何是好呢?这天真……
他思考着。
但他没发现,身后有个人影,正散发冷冷寒气。

过没多久,胖子回过神才发现,小哥正站在他身后,表情阴冷,活象是僵尸般,一动也不动的,就只是直盯着他。

"小、小小哥!?"

"……"

"在这干啥呀…什么时候来的……?"

"打完电话,后"

呜呜呜呜呜,胖子此时内心有一万隻禁婆在狂奔,我他娘怎么这么蠢!!!!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位置!!!!!
卧擦,天真,我对不起你。

"呃……那个,小哥啊…你想干啥呢?"

此时的张起灵手上拿着黑金古刀,阴冷的抚摸着刀身,默默无语。

今天日子犯冲是吧…………呵呵呵
胖子僵着笑容,抖着嗓子说"咱明天就启程去杭州…如如如何……?"

"哐"的一声,古刀瞬间回到刀鞘里,张起灵转身就走,不留给胖子缓冲的时间,回去整理行李去了。

胖子全身僵直,吓出一身冷汗,更想到,吴邪那蛇精般地笑容,更觉得会死的更惨。

昨地,夫妻冷战乾我啥事?
不不,是兄 弟 冷 战。

胖子心惊胆战,还没缓过来,一转身,又看到那张阴冷的脸
喔妈妈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张起灵阿阿阿阿阿阿阿

"手机借我"

胖子愣愣的交出手机。

吓一次不够,还三番两次,胖子交出手机后,傻愣的,就这样呆呆僵了一个下午。



胖子你还好吗?看来不太好呢!
祝长命百岁唷——☆



————————分隔—————————
稍晚,胖子检查了手机,没有异常,直到点开通话记录。

——15:34
阿花 未接

——15:38
海底盲虾 通话3:04

——16:00
阿花来电 通话2:46

————————————————————————
天真小同志,我胖爷是真的,对不起你啊啊啊!!!!!!






















all邪& all叶 <当邪帝遇到叶神>04 盗笔全职

前文请从00篇开始
吴邪慢热 慎入






吴邪是怎么被『追杀』逃到这的呢?
故事的开头这样开始的。

事情一开始很单纯。

吴邪他千辛万苦从长白山把小哥挖出来后,怕他这个职业失蹤户不好好看着,到时候就这么消失个无影无蹤。
吴邪可担不起这责任。
因此就把那闷瓶子拖去杭州一起住了。

可黑瞎子和解雨辰就不赞同这方法。
在一旁嚷嚷着说"既然要同居那就大家一起住!"

吴邪才不想勒。
但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反感,本来想说算了,不管。

谁知道那吴家二狐狸不知也从哪听到了,更是以长辈的威严命令小员工王盟,绝对不能让张起灵住进吴山居。
更是要求吴邪回老家。

"我偏不。"吴小佛爷可不是那种听命于人的类型。
他更喜欢唱反调。

便带着有些茫然的张起灵逃(私)亡(奔)去了。
谁知道、谁知道~

不管他俩跑去哪,各路人马像追杀仇人般,到哪都可以出现,一开始是乔装成一两个路人,到了后来是一整群,甚至一批!

到最后吴邪甚至想逃到青铜门里了,却在长白山口被拦截。

为什么呢?因为那张海客也来凑一脚,有专业跟蹤狂参与后,吴邪怎么可能逃得了呢,不管怎么伪装、怎么逃,就是甩不掉。

对于这种现象,黑瞎子是这么解释的:"谁叫徒儿你这失蹤套路用太多,咱都怕了嘛,自然有个有对方式啰"

呵呵,最后结果是,一群大佬把他们团团围住。
解家、吴家、张家外加个黑瞎子跟黎簇。

本来吴邪想让小哥派上场厮杀去。
但。
张起灵全程懵逼。
两人就很蠢的被逮住了。



可怜的吴小佛爷,就这样被乖乖拎回家去。

而张起灵被一群情敌扔到王胖子家去。
反应慢半拍的他,这才忽然发觉自家媳妇被拐走了。

这时他才急火火的沖回吴家,直接把吴邪截走。
吴邪也不知道怎么搞得,也就懵懂懵懂的跟着张起灵跑。

跑啊跑的,张起灵突然抛出一句"入张家古坟吧!"
"啥?!"吴邪吓出一身冷汗。
傻孩子,这是闷瓶子的求婚方式啊。
张起灵他也急了,就直接脱口而出这句自认为很浪漫的话。

但咱们可爱的吴邪根本不懂,他也不想懂,人家可是标准直男。(为张大大默哀)
自个的认为是张起灵又失忆要他去死。

正当吴邪沉浸于惊吓之中,一群伙计便风尘仆仆的来救人了,吴邪姑且也就顺手的逃离张起灵,转而向他们求援。

吴邪一看到黑瞎子,就惊恐的对他师父说"小哥突然要我入张家古坟?他是怎么了?!"

黑瞎子一听不得了,吓了一跳,他知道张起灵是在对吴邪表示心意,更一急之下忽然也对吴邪说"小三爷,跟我走吧,不管生死我也不会离开你"

"啥?!"吴邪再度吓傻了,这是干啥呢?

黑瞎子这一开头,更不得了,结果周围一群人也七嘴八舌开始说:
"吴邪,给我回吴家!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他二叔威吓道。

解雨辰说"小邪,你要是敢跟瞎子走,我跟你没完"

"老板,你不能这样啊!要是出事怎么办?"王盟道

连张海客发表意见"吴邪,直接跟我回张家吧"

而黎簇那小子是直接朝吴邪走去,不知道要干嘛,表情阴沉的很。

吴邪顾不了这么多,直接一个肘击过去,黎簇倒地,群众也吓傻了,就这么呆呆让吴邪突破重围,冲出去了。

从那之后,吴邪便过着被追着跑的人生。

持续三个月后,他再也受不了了。

拿着那块从古墓里盗出来的玉,逃到了这世界。

故事结束。

吴邪大致上说完了。

他来这里找张新杰讲话,不是没有原因。
一方面把自己的处境说出来,另一方面也想问问一些这里的事。

张新杰开门的时候简直惊喜。
吴邪将然主动来找他!!
表面上平静,其实他心里正洒着着大把大把的小花花。

但此时的张新杰,在房里听完整件事的始末后,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是了解到吴邪情商很低…
有种世界观破灭的感觉。

过了许久。

吴邪看张新杰思考半天也讲不出什么,悻悻然的说"别想了,我的事情就算了呗,连我这当事人都搞不懂了"

张新杰点点头,放弃刚刚的纠结。
……………。
既然本人都这么讲了,那就算了吧。
他暗自想。

随后吴邪便又说"既然你听我讲完了,我可以问你问题吗?

"嗯?你想问我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问你几个问题,有的你可以拒绝回答,没关系"

"喔,那你问吧"张新杰随意。

"那首先是第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后会回中国?"

"短至一星期,长至一个月"

"喔…"吴邪摸着下巴,像是在思考"那你能不能把行程给我,包括训练时间"

张新杰点头,表示可以。
"你要拿来干嘛?"

"也没干嘛,毕竟我不能离开叶修太久,名义上也是他的保镖,行程表总会用到的"

"那可以,我等下就影印一张"张新杰边说,一边已经开始用笔电在处理。

"谢谢啦"吴邪很满意他的处事态度。
想着,如果在原本的世界,他肯定会被吴邪重用。
继续看着他马不停蹄的打字,吴邪停顿了很久才缓缓开口。
问:"还有,你跟那个鱼粥什么的……"

张新杰笑了"他叫喻文州"

"喔,我只是想问你,你跟那个喻文州…"

"?"

"是同性恋吗?"

张新杰沉默。
眼镜镜面反光下,看不出来他眼中的波动。

他有点惊讶吴邪如此的开门见山,但也十分佩服,"真不愧是吴邪,这么快就看出来了…"他心里苦笑着。

"我没有歧视的意思…"吴邪稍微坐直身子,认真的说"只是午餐时间你们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你们应该是喜欢叶修对吧?"

张新杰停下手中的动作,顿了顿"厉害…吴家当家,本事很不一般"

"谢谢,就知道你懂我"吴邪微笑。

"呵呵,观察力的确很好,这我承认"
但话风一转,张新杰语气有些严厉问"那你呢……你对叶修有那方面的心思吗?"

"你觉得我有?"吴邪苦笑。

"我觉得没有,但想确认一下"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张新杰,没多做表示,只是有点意外。
"我以为你很聪明呢,没想到,你竟然会认为一个认识没多久的陌生男子是情敌"

张新杰一听不服气,只是淡淡地回了句"爱情会使人沖昏头,没听过?"

"没,但我现在见证了这个原理"

张新杰沉默了…罕见的没有回应。
被称之为四大心脏之一的他,此时此刻却感受到被鄙视的感觉。
心里有苦说不出QAQ

但没关系,因为他是吴邪我原谅他,呵呵呵。
张新杰大大崩坏×N次

"还有呢…"为了转移话题,他问"你专门来找我,有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了问那个吧?没有其他想问的了?"

吴邪撇撇嘴,看起来有点心虚。
"还有啦,想问你……那个……烟哪买?"

"……………不跟你说"





最后

#新杰大大崩坏短篇—
吴邪最后怎么买菸的呢?
跟张新杰用十张签名外加粉丝福利换的。

#关于鱼粥—
有次一不小心在本人面前脱口而出
吴邪:你个鱼粥啊…
喻文州:?
吴邪:没事!就……我突然想吃鱼粥,呵呵
喻文州:?????

TBC
















感情线后面才开始唷
盗笔的人们也会正式出场的

这里谢谢小天使们愿意看/

all邪& all叶 <当邪帝遇到叶神>03 盗笔全职

这章正式有感情线
\\\\我日更2篇好勤劳////
#前文请从00篇开始
这篇也算个过度章节啊
叶修和吴邪也要开始熟识起来(沉思)
可能慢热
cp方面可能不那么周全,因为主线是叶修和吴邪的日常
#两人绝对没什么,单纯的革命友谊

面对黄少天的质疑,叶修并没有多做表示,只是淡淡的回答道"想太多了,不关你的事。"

虽然平常习惯了黄少天的话唠,但是叶修现在心烦的很,也懒得跟他解释了。

但这句话却让黄少天爆炸,下电梯的途中不停的伤害三人的耳膜,吴邪更是完全受不了他,直接在途中更换电梯离开。

而黄少天又不认识吴邪,因此对于吴邪这态度保持着相当大的疑问,更是怀疑他是对叶修图谋不轨。


直到在饭店餐厅吃饭时,队里的人也通通到齐,叶修稍微介绍吴邪后,便跟张新杰、吴邪到别桌吃饭去了,并没有多加解释。

众人不解叶修的举动,对于吴邪也是更加疑问。

大家从来没见过吴邪,虽看起来跟叶修年龄相仿, 也没听叶修提过他,更是古怪。

苏沐橙便悄声问了黄少天"那个人是谁啊?你认识吗?"

黄少天黑着脸,也是不解的说"不知道,我一出房门就看见他们仨一起从叶修房间出来,问了叶修他还凶我"

"确定不是因为你太吵吗…"众人想。

但王杰希听闻黄少天所言,也有些惊讶的问"一起从房间裏出来?叶修不都睡得很晚吗?"

"不知道,要是张新杰也就算了,但那人是谁啊,也没见过,就突然蹦出来了"张佳乐插嘴道。

随后江波涛才缓缓补充"的确…张新杰也怪怪的…"
"???"全体疑问。
他表情古怪的拿着叉子,轻轻指了叶修他们那的方向。

张新杰竟然帮吴邪点餐,还聊的很欢乐,眼里透漏着奇怪的目光!?

"那…那还是我认识的副队吗…"张佳乐眼角抽搐着说。

众人吃惊。

黄少天也难得的没有说话,完全震惊在张新杰崩坏的那刻。

"那…那吴邪到底是谁啊?"

"对啊,也没人认识…"

"他什么时后来苏黎世的?昨天没见过他"

"就是说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突然一句话冒了出来。
"不知道…前辈说、是保镖"

"啊???"

这下真的全体无语了,叶修怎么会没事请个保镖呢?
看着吴邪,众人更是不懂,他看起来高高瘦瘦的,怎么看也不像个保镖。

还有吴邪这名字…倒是挺奇怪的,还有点耳熟?
但与其自己瞎想,更不如马上去问问。

喻文州微笑。
他带着众人的疑问,直接端着餐盘,起身走到叶修面前,很客套的问"我可以给你们一起吃吗?"
笑得和蔼可亲。

吴邪瞥了瞥,和颜悦色地说"那你们好好吃吧,不打扰了,我去别桌。"

"不不,吴先生没关系的,我也想跟你聊聊天"

"可我不想欸"

"……"

众人无语,觉的似曾相识。

叶修倒是很坦然,对着吴邪说"没事,他想跟你聊聊,你就坐着呗"

吴邪悻悻然,但很有礼貌的比了请的手势。

喻文州对他微微一笑,坐了下来。
两人互相眼神交流,看似正常,却有着阴森森的感觉。

"吴先生做保镖工作很久了吗?"

"没有呢,以前都是别人保护我"

"……"喻文州勉强维持笑容,问"那…你怎么会来当保镖啊?以前跟叶修认识?"
说完又恰似亲密的给叶修夹菜。
挑衅意味浓厚。又好像是想表达、应证些甚么。

但吴邪没有理会,但他稍微皱了皱眉,那就一刹那而已,立即恢复正常。
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也没人发现。

一旁张新杰却不平静了,看了看喻文州的举动,自己也夹了个虾仁给叶修,一副轻松平常。

吴邪也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
但讯息量有点太多,吴邪思考了会才回答喻文州的话,他道"以前的确认识叶修,这次是陪他来苏黎世是因为有个狂粉威胁到了人身安全"
他十分随意且正常的,接着说"虽然我看起来这样瘦瘦弱弱的,但我其实身手不错"

喻文州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后又笑笑,瞥了眼叶修,说"叶修也真是见外,都没有跟我们说。"

"呵呵"闻言,吴邪笑了两声。
安静的吃自己的麵。

喻文州这下也不知道该回什么,看了看叶修。

叶修倒也没有回应,从头到尾没有加入话题。
因为他早餐没吃,很饿啊。

觉得话题说不下去了,整桌人也就了了草草的吃完饭,连带着另一桌的其他人,各自散场去了。

其实众人在一旁听得尴尬,觉得有点怪怪的,但也说不上为什么。

既然叶修和张新杰这么心脏的人都没说什么了,那吴邪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便有一部分的人接受了吴邪单纯是个保镖的事实。

但暗恋叶修小分队的人就不是了,个个在脑中无限脑补,想到后面,甚至还有奇怪的画面跑了出来。

特别是黄少天,更是直接跳到嗯嗯啊啊那里去了。
孩子,作者为你的脑节哀。

因此散场后,暗恋叶修小分队的成员们在群里发表意见,最先说话的是喻文州。

—————聊天室分界—————

喻文州:那吴邪也是心脏啊。

黄少天:就说吧就说吧,他会不会其实是什么酒店牛郎之类的,看起来就是那种经验老道的人,老叶不会是被他拐了吧,就说那人不干净,老叶还一副无所谓,真的是以为我随便乱说啊,的时候真的被…#$^@*

喻文州:少天你别乱想……

韩文清:怎么了?

黄少天:就是叶修突然带了个人说是保镖啊,可是看起来明明就不正常,他们今天还一起从房间里走出来啊,真的是太奇怪了,叶修也没说什么,还一起吃午餐,话说那张新杰去哪了,说清楚讲明白啊@ 张新杰

张新杰:……

韩文清:说清楚讲明白+1

王杰希:说清楚讲明白+2

孙翔:怎么回事啊…我错过什么了吗

周泽楷:说清楚讲明白+3

江波涛:说清楚讲明白+4 孙翔别乱

方锐:说清楚讲明白+5

张佳乐:说清楚讲明白+6

邱非:说清楚讲明白+7

肖时钦:说清楚讲明白+8

孙哲平:说清楚讲明白+9

孙翔:说清楚讲明白+10  @江波涛 我又不是故意的

喻文州:说清楚讲明白+11

张新杰:够了。

张新杰:吴邪没事,暂时构不成问题。

江波涛:那你跟吴邪怎么回事?

黄少天: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点招供喔!之前说好小分队的资源要共享阿,吴邪是谁是谁是谁啊!?

张新杰:吴邪是我崇拜的人。

张新杰:他就只是保镖,别瞎想。

韩文青:那我订机票飞过去。

张佳乐:队长你别着急啊…怎么要过来了

孙翔:所以说我在睡觉的时候你们经历了什么啊…

方锐:全程懵逼……

肖时钦:就是,多了个待观察对象是吧…

张新杰:就说了,吴邪目前没事,有事我会说的

孙哲平:既然老韩要过去,那我跟老韩一起飞过去啊,等我

黄少天:你们也太心急了吧,一个个都要来,啊反正我就是不知道吴邪是谁啊,怎么好端端的跑来一个奇怪的人,张新杰你态度怪怪的喔,为什么要帮那家伙说话啊"

张新杰:没有。少天你想多了。

喻文州:你们打太快了…………

黄少天:阿哈哈哈谁叫你是手残啊阿哈哈哈

喻文州:加训?

黄少天:队长对不起…

孙翔:啥………

张佳乐:二翔是脑袋短路?

方锐:连我这个不在场都大概懂了,这二翔怎么还在懵啊

邱非:回到正题好吗各位前辈,叶修前辈呢?他有说什么吗?

周泽楷:说,是保镖

江波涛:前辈没说什么,只说了他是保镖而已,因为有狂粉所以请了吴邪,但吴邪单方面说以前跟叶修认识。

韩文清:所以呢?

孙哲平:飞过去看就知道了

江波涛:暂时保留吧,有待观察。

张新杰:你们随意

—————————————————

因此,后来张新杰被搞得心累,群里的事也不想管了。

造成误会越来越深……

而事情成了这样,叶修完全不知情。
他只是觉得这早上也经历太多,累的半死,根本不想说话。

回到房间,吴邪也默默跟着他回房。

直到进门。

吴邪和叶修互看,不知道要干嘛,吴邪只好找了沙发坐下,想随意的聊聊

"你队友怎么挺奇怪的?"

叶修坐在床上,看着他"怎么个奇怪法?"

"就是…?眼神?态度?"

"因为你突然出现,关心而已"

吴邪不解"看起来不太像?"

"不然你觉得? 证明给我看啊?"

叶修点了根烟,也递给吴邪一根,两人吞云吐雾,甚是慵懒。

"我跟你在不同世界,经历的不同,观察人对我来说是最基本的。"吴邪淡淡地说

吴邪漫不经心的接话"你有机会可以看看那本书,讲我的故事的那本,你会了解的"

叶修晃了晃脑袋,用个嘲讽脸看他,自从早上那之后,叶修也大概知道要如何应对吴邪。
他笑道:哥不想窥看别人的人生,新杰大概跟我说过之后,我完全没想看的欲望"

"是吗?"吴邪笑了,这次笑得很正常。

"当然,最大的原因是我懒。"

吴邪悻悻然的点点头"那行,我也没有想给你看的欲望"

"有才奇怪吧?"叶修呵呵他。

"………"吴邪沉默
"你心思也是不简单"

叶修嗯了声。不太懂。

"你为什么会跟我说话?咱才认识没多久"吴邪吐烟,点点烟头的残渣,此时眼神有了分认真。

叶修看着他,也坦然回答"没为什么,就是想聊"

"一般人早就把我赶出去了吧?也不会听什么奇怪言论"

"喔……"

"你的反应跟一般人真的不一样"吴邪看向窗外,像是在思考"太容易信任别人,反而更容易被骗啊"

叶修挑眉"像你一样被骗成神经病?"

"嗯"

"要我说事实的话,你的人生不过是段故事,不值得参考"

"嗯"

"而且新杰说你其实原本是很天真的,变成神经样是经历了很多"
叶修缓了会,吐完烟,才又说"况且哥也不是笨蛋,会看人的"

吴邪听闻,闭上眼,微笑。

心里骂了声"笨",向后倒在沙发上。
烟抽完了,才懒懒地开口"还是其实是烟的关系?"

叶修躺在床上,有点累"你要这么认为也是可以"

吴邪没有回答他,只是闭着眼睛在思考。
直到叶修没有动静,只传来平静的呼吸声。

这时他才睁眼,拿了笔写了张纸条—"出去晃,会回来"

便出了房门去找张新杰了。

但现在的吴邪心里有个底
"晚上再说吧"他心里想。
"说个关于我的故事"




















这章正式有点all叶感情线了
下章是正式all邪感情线
有点慢热
剧情走向偏向于叶修跟吴邪的日常
#先说吴邪跟叶修真的没啥
单纯革命友谊XD

最后谢谢小天使愿意看,虽然剧情有点冷,但希望还是有人愿意看下去。








































韩叶 <誰說你不愛我>

開坑!!
又是個腦洞 慎入啊

十年敌人,终于在中国队国荣回归时—

刚下机场,粉丝们欢声雷动,场面十分惊人,队员们个个幸福洋溢,领队叶修依旧一脸嘲讽,但脸上满脸笑意。

直至走出门口时,有个高的的身影等着他们,是韩文清。

手上捧着花束,本来叶修想说这种日子就算是钱包脸也会笑吧,谁知道那钱包脸更黑了,叶修不以为意,满脸笑容的走过去。

"老韩!"叶修开心的叫道。

韩文清深呼吸吐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过了半天没有回应。

"老韩?"叶修这是才觉得他怪怪的。

过了很久。

直到韩文清突然说了句"我喜欢你,交往吧"
有些颤抖的把花递给叶修,大力地拥抱。

叶修温暖而欣喜。

顿了顿,叶修突然悄声说"老韩啊…我很抱歉我不是同性恋"
韩文清震了震,很害怕。

"但我也喜欢你"

轰炸了,粉丝们爆炸了,特别是亲眼见证这一幕的,简直差点升天。

两人相拥激吻。

韩文清吻的深情,叶修也极力回应。

这老韩吻技也太好了吧...叶修差点站不住脚,直接软下去。

韩文清直接霸气的将叶修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

韩叶粉丝喜极而泣。
整个机场都在"韩叶 韩叶"的喊着。

中国队全员虽也在震惊之中。
但每个人都是真心希望他们领队能够幸福。

韩文清抱起叶修走向保母车。

叶修羞红着脸,突然在韩文清耳边轻轻说了句"我爱你"

韩文清内心激昂,耳尖秒红。

他笑了笑,钱包脸终于不再是钱包脸。

他也同样说了句"我也爱你,叶修"

两人在保母车里吻的天长地北。


是谁说他不爱我的?韩文清十分挑衅的朝后座的孙哲平挑眉。

孙哲平一脸震惊,不敢想象。








因为刚刚他俩在车里打赌。

"我赌老叶那个性!你们俩不可能的!"孙哲平如此信誓旦旦的说。

韩文清沉着脸,在走出去保母车的那刻说"试试才知道"

果不其然"叶修爱我 我也爱他。"韩文清想着。

"很幸福,幸好我有遇见你,叶修"





还在想要不要出个续集 日常文之类的(思考)
\韩叶万岁/撒花花  

all叶& all邪 <当邪帝遇到叶神>02 全职盗笔

\前文请从00篇开始看喔/

脑洞慎入  当沙海邪穿越到全职世界
两个老菸枪的相遇 丧心病狂(?)
关于感情线这可能要等第三、四章才正式开始
前面是邪帝与叶神磨合的过度章吧

"啥?"

叶修一脸懵逼,张新杰大大你的画风不太对吧,他震惊的重复一遍"你说你要吴邪的签名?"

张新杰的眼中满是闪亮亮的崇拜,他很诚恳的用力点了点头。

"……"叶修此时惊讶到说不出话来,新杰啊...你的脑还在吗?叶修赶紧回过神,急忙的追问"你竟然相信他说的话?那为啥要签名啊,你认识他?"

张新杰很坦然的回答道"看过盗墓笔记的人都知道他"

接着又说"邪帝说的话不能不信"
新杰大大画风又歪了。

但叶修听完,此时还是挺懵逼的,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是啥?"

这下换新杰大大懵逼了,但这也不能怪他,叶修爱荣耀到丧心病狂,又是个万年宅在家裏的孩子,自然不知道盗墓笔记是什么。

张新杰有些无奈,但没关系,新杰大大带你入\盗笔坑/

张新杰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盗笔粉丝,很有耐心的把盗墓笔记是什么样的书,内容又是什么大约的讲叶修听,而在吴邪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有特别的注解。

"吴邪从原本天真无邪的小老板,慢慢的经历成冷酷又神经质的小佛爷,虽然本性不坏,但也是迫于大局所需,杀害不少人"
张新杰在另一方面想表达的是,吴邪这人少接触比较好。

且经过张新杰的分析,让整件事情大约串连起来。
他个人觉得"吴邪应该是从盗墓笔记这本书穿越来的,看过原作的都知道,他脑袋十分清晰敏锐,整件事他大概也有个想法,但是他应该不知道他经历的一切只是个故事"

这说出来十分沉重,故事里的吴邪经历过生死、亲人的离去,家族秘辛及背后的阴谋,超越一般人所想象的局面,走错一步牵动的是一群人的死亡。
但,这在这个世界却只是个精彩的故事,叫人怎么接受?

这下可好了,吴邪这人蛇精蛇精的,会不会知道真相之后暴怒之类的啊...叶修在心里暗自想着。

但张新杰却觉得说出来也没差,因为吴邪经历太多曲折,这点事他应该也能坦然接受。

过了许久,他们俩才下定决心要去『委婉』的讲个清楚,但一走进房门,映入眼帘的却是吴邪出浴的画面。

卧槽!!

张新杰手速很快的一手捂住叶修双眼,一手拿着手机拍啊拍的,张.专业迷弟.新杰。

叶修此时心里更是纠结,他们俩在外头帮他担心这么久,结果吴邪竟然还很悠闲的在洗澡!?

行,他服了,真的服了。

吴邪这人不好惹,呵呵,各方面来说。
要不是从张新杰口中听到,叶修打死也不信这人以前是多么纯真。

"纯真是什么?能吃吗?" 要是被吴邪听到,他一定会这么回怼。

待吴邪借来衣服穿上后,三个人才正式坐好,准备深谈。

"呃…我说,你现在心情如何?够平静吗?"叶修问

吴邪淡淡地吐烟"你没发现我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吗?"

叶修闭嘴不语,他真的不想跟吴邪讲话。

换张新杰开口"吴先生,接下来我们要谈的是你可能会很难接受的,但我们希望你能平静应对。"

"喔,可以啊,叫我吴邪就行。"

张新杰点点头,但叶修发现了他眼中的波澜,闪闪发光啊!真不愧是专业迷弟。
叶修满脸黑线,这还是张新杰吗?何方妖孽?

随后,他们从关于盗墓笔记是本书慢慢的深入讲到内容。
吴邪由一开始的平淡,转至震惊,后又回至坦然。

一开始张新杰开始说吴邪的各种历史时,吴邪是吃惊的,他很难想象有人能懂他的一生到这种地步,但他现在知道不止一人,这世界看过盗墓笔记的人都知道。
他经历的所有一切。

他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一般人大概会很生气吧,但是他经历了太多太多,没感觉了。

至少他很庆幸,有遇见胖子他们。
吴邪不禁微笑。

叶修看他如此的看淡人生,心里也是莫名的惆怅。
递给吴邪一根烟,表示一种认同。

吴邪笑笑接下。

还是烟最好,两人都如此定论。

几人说谈许久。

接下来张新杰则是分析了下现况,今天是在苏黎世第一天,七天后他们要开始第一场比赛,中间有战术训练及队员训练等,作为领队的叶修也不能一直带着吴邪,而且吴邪这人该怎么解释才好,也是一大难题。

吴邪这时才想到,问张新杰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啊?比赛?"

张新杰回答"世界电竞比赛,我们是职业电竞选手。"
他比了比叶修"这是我们的领队,电竞之神,手速不一般"

吴邪听闻点点头,轻声说了句"这样啊..."给了叶修一个赞许的眼神。

后又思考了一下,说"要不然我当保镖?我的身手你也知道,不一般的啊,怎么样?"

叶修和张新杰也十分认可这项提议,三人决定好一切后,时间也接近正午十二点,新杰大大可是不容有时间差的! 不停的催促他们下楼吃午餐。

随后他也很迷弟的跟吴邪要了张签名。

很漂亮的字体,上头写着吴邪。

叶修问"你练过字啊?"

"嗯,这是瘦金体"

"喔…"叶修看向张新杰的眼神越来越不对,此时的张新杰根本是以膜拜神明那样的,高举着那张纸。

卧槽…这真的是咱中国队的战术大师?!
是不是撞到头了。

叶修暗自为新杰粉丝QQ。
你们的大神崩坏了。

叶修摆起一如既往的嘲讽脸,三个人依序走出房间。

欢乐日常正式开始。

喔不,已经听到黄少天在大喊
"为什么你们会从叶修房间走出来?!张新杰你在里面干嘛!!!那人又是谁,不认识的人!!看起来好像讨债的!叶修你会不会太不知耻,三个男人在房里干啥呢,说清楚讲明白啊!"

呵呵。叶修脸部扭曲的笑笑。

TBC











all叶& all邪 <当邪帝遇到叶神> 01 盗笔&全职

脑洞  蛇精邪穿越到全职世界

不要脸的沙海邪对上不要脸的叶不修

前文请看00篇

叶修已经懒得跟眼前这神经病打哈哈,他刚刚的确气的失去理智,但现在情绪调整回来,眼神慢慢认真了起来,背也没当初那么痛了。
他坐直,好好跟这突如其来的陌生人面对面。

"喂,我说,你好歹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吧?"叶修看着那人,严肃道:"我至少有心平气和跟你谈过,要是我报警你又怎么着?"

"嗯...也是,你的确平静到差点对我怒吼"那人冷冷的嘲笑。

"面对你这种人我够平静了吧"

"嗯"

"那你说呗,你怎么搞到我背上的"

虽然那人看起来像神经病,从开始到现在也一直不间断的在抽烟,期间,一直在忽悠着叶修,但在同样心脏的叶修眼中,看到了他全程都在思考的眼神,够认真、够冷静,不像会突然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的人。
他直觉觉得其实那人应该也是在状况外,但应该有个头绪。

那人也终于认真的看向叶修,直盯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手上的烟抽完了,才无奈的问"你有烟吗?"

"我说有呢?"

"那我就告诉你事情怎么发生的"

"行"
叶修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包烟,抽了一根给他。

那人端详了一下,打火点上,吸了一口,赞许的说"还不错嘛"

"唷,很了解嘛"

"是啊,烟是个好东西"

叶修突然的心血来潮,问他"你喜欢烟?"

他挑眉"看不出来吗?"

两人的眼神突然如车头灯那般亮了起来,像是遇到同好那般的,很有默契的大力握了握手。

那人问"抽几年了?"

叶修回答"十年差不多"

"我比你多一些"他比了个十三的手势。

两个老菸枪笑得令人发麻,用来比喻的话,就像腐女遇上腐女,笑的同样猥琐。

那人笑说"好,我认可你"

叶修不太服气,他也笑着说"认可个头,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啊"

"那是表面啊,我不但烟龄比你大,我其实也三十好几了"

"看不出来啊,我要叫你前辈?"

他悻悻然道"算了吧,我觉得被你这样叫不太舒服"

"呵呵" 叶修心脏的笑笑。

两人也算是用烟挑开了隔阂,但叶修还是有点心结。
明明是他自己才是受害人,为啥还要跟这个加害人套近乎啊。
他叹了叹,心里可是纠结到不行。

"这位兄弟,我要开始说啦,你要听不?"
那人瞥了瞥叶修,总算是要开口讲了。

叶修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呃…首先,我不是这里人,我算是穿越过来的,在我那个世界我是盗墓的,因为被人追杀,所以一时之下只好拿了这个逃命"他拿出一块看起来很精致的翠玉,在叶修眼前晃来晃去,又道"这个是古代受巫术洗礼过得玉,不是普通的玉"

他吐烟又吸了口,随意做了个总结"这玉的功用似乎就是穿越,反正我就是因为这玉所以才突然砸到你身上,懂了没?"

"……"叶修听完忍不住说"这忽悠也忽悠的太玄幻了吧?"

"所以我才问你信不信啊?"他挑眉"一般人在忽悠的会说成玄幻故事吗?"

叶修稍微缓了缓,沉思了很久,直到那人把烟抽完了,想再跟他要一根。
"喂,你说你叫吴邪。"
"嗯"
叶修叹了口气,才慎重的说"我就先信你了,你说你叫吴邪是吧?"那人点点头"我叫叶修,你好啊"

吴邪这有些惊讶,后来也笑了笑"喔,你好,叶先生"

吴邪这名字,够奇葩。其实叶修心里是这么想的。

叶修这名字,为啥不叫叶不修啊。吴邪心里这么想的。

两人真够鬼畜,作者这么想的。

叶修递给吴邪一根烟,自己也开抽了,他也是吸了口又吐,才开口"既然我相信你了,你也抽我两根烟了,你要走了没?"

吴邪笑呵呵道"可惜,我不能走啊,你是我的契约主,我得跟着你了"

叶修瞥瞥眼,惊恐的看他"啥契约主,够中二的"

"这块玉选到你我有啥办法? 要是我离开你太久咱们可是会死哒"(^_-)吴邪做了个眨眼的表情

"卧槽!!你他妈是衰神啊!!还有这种操作!?"
还有这表情,在吴邪身上够恶心的,只是叶修没讲出来罢了。
因为他还震惊在这神操作上。

吴邪顿了顿才微笑说"限制时间好像是2个小时吧,咱们还是可以拥有私人空间的,放心好了小同志"

叶修也同样回以微笑"信不信我把你赶出门外?"

"不信,因为你比不赢我"

叶修瞬间满脸黑线,呵呵,一大早的,这是搞啥啊。

他自己还没来得及适应,反倒是吴邪悠闲的跟懒猫一样的,身高高,长的又还不错,躺在一旁两腿交叠在一起仿佛一个文艺青年。

真的是悠闲到了个极致。

叶修气的牙痒痒。

"呵呵,你要不要下我的床?"叶修笑着问。

"不要"吴邪赖皮的说

叶修也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心脏的很。

他冷笑。

便使出全力朝外边大喊"有人擅闯入门还想强奸啊!"

"卧槽你妈!"吴邪没想到这人也是心髒髒的,还是特心脏,竟然搞这招?!

吴邪赶紧捂住他的嘴,但门外随即传来了叩叩声,门也没锁,张新杰就这么进门,正好撞见两人纠缠在一起的一幕。

哇。这下正好。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趁着事情还没闹大,吴邪情急之下劈晕了张新杰。
可怜的他,是无辜的。(作者帮QQ)

叶修晕了晕,怎么这早上完全不得安宁啊。

吴邪吃惊的问他"这人你认识?"

"对,我队友,咱们可是在饭店你知道吗?"

吴邪无语了"我不知道"但他伸手一摊"反正这是也是你搞出来的,不怪我喔"

叶修再次差点气晕。
心累啊......

直到咱们亲爱的张大大醒来,他被吴邪架着脖子,面对着叶修,这下连聪明的新杰大大都懵了,怎么回事?

叶修深呼吸吐气,才开口"新杰大大啊,从现在开始认真听我说"

扯了好久,天长地北的,叶修才好好解释完今早和吴邪的关系。
张新杰一脸黑线,但也没有表示什么。

吴邪看事情应该解决了,也懒懒地躺在床上,直接转手给叶修处理。

张新杰盯着吴邪盯了老久,才拖着叶修走出门外。

叶修看着一向坚持于科学原理的张新杰,深怕他要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两人沉默好久,张新杰全程散发着黑暗的气场。

他缓缓开口,慎重的说。

"可以帮我跟吴邪要个签名吗?"




"啥?"

原来咱们新杰大大是个盗笔粉 呵呵

呃...叶修是不是欧欧吸了(;_;)泪奔
第三话见

all叶& all邪 <当邪帝遇到叶神> 00 全职&盗笔 穿越梗

#雷者自避
一个脑洞 欢乐向 此篇算是正文楔子
吴邪从盗笔世界穿越到了全职世界

早上7点半,叶修不知道已经多久没这么早起了,但他也不是自然醒,而是被某个神精病砸醒的。

对 就是用砸的,正确来说是他躺在床上睡觉,却有个陌生人从他房间天花板上砸了下来。

而他痛得要死,那罪魁祸首却还很悻悻然的坐在他身上,一动也不动。

"@&$^$$&$*$*@#"

此时的叶修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连他这个心脏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况。

他痛得大骂"还不快点下来!"

而那人只回了句"喔",便轻盈的从叶修身上起来,跳到床边坐着环顾四周,看起来十分随意正常。

一旁叶修则是痛到没心情理这人。
他在为自己的脊椎默哀。

那人很自然的点了根烟在一旁看好戏,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何过失,待叶修看起来没那么痛了,才缓缓开口"你好啊,我叫吴邪"

"吴你妈!!!"
叶修本想喊出这句,但看在自己是文化人这面,他按着自己的背,慢慢的起身坐好,痛苦的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裏,又砸在我背上?"

"我不是故意的"他回答,语气平淡没有歉意。

叶修忍着没有发飙,他咬牙切齿问"那我问你为什么啊"

那人吐了吐烟,又说"我说了你信?"

"不说我怎么信?"

"喔,那我其实是神,我来找你打招呼,打完招呼就走"

沉默了五秒,叶修心里万马奔腾,简直快被气晕了。
"既然你要玩我奉赔到底!"叶修心里想。

叶修调整好情绪,和颜悦色的说"那神明大大,你走之前,能否顺便帮我治治腰?刚刚被你砸的可疼了"

"原本是可以,可我神力用完勒,请自求多福啊"

"有这种不负责任的神?"

"我也不知道欸"

^_^💢"那你他妈耍我啊!!!!!!!"

"对啊"他淡淡的说,"现在才知道?"

美好的早晨8点07分,叶修正式气晕在床上。
被一个陌生人。

在这之前,叶修曾经以为自己够不要脸,可惜他现在深深了解到他身边众人的辛苦了

遇上这种人,不能跟他认真,只能一切随缘。

没被气死是你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