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苳拿

慢速写文

all邪 <藏海花>

卧槽 刚刚临时保存的选项不知道去哪了

真是吓死我QQQQQQ

——————————

接剧版沙海——









藏海花田,凄美、有颇为不真实。














黎簇对苏难喊的那句"你怎么舍得杀他",是如此刻骨铭心。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逼问苏难时,她那颤抖的双手,仿佛已经为吴邪判定了死刑,苏难瞳孔微颤,勉为其难,才好不容易开口,对他说"吴邪,真的死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黎簇那微小的希望之火,熄灭。
一旁汪家首领一阵喜乐,笑得好不开怀。

实在忍不住。
那股悲腔。

仿佛全身灌满勇气,一拳,揍的他猝不及防。

苏难也傻了眼,完全没有任何动作。
她不敢置信,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一个人的死,会有多大的冲击?
有人,死的毫无波澜。
也有人,死的广大回响。

而吴邪,死的如滴水涟漪般。
一圈——
又一圈。

最后形成了极大的波动。

无人能及。

这说不定就是吴邪的计画之一吧。
死,有他的道理。

死,才能真正的歼灭汪家。

死,才能激发周围每个人的潜能。


就在刚刚,黎簇正展现了吴邪所期望的,能力爆发。
愤怒冲昏了他的脑袋,身体不受自制,他应该知道,单凭他一个高中生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打得过汪大BOSS,可是,他做了,还一拳又一拳打,有力且不留情。

苏难看傻了眼,她心中也被吴邪搞得错乱不堪。


到底,汪家做的事对了吗?真的对汪家人有所帮助?还是,那其实是老祖先自私的想法,强加于后人,"必须"做的事。

汪藏海。


苏难笑了笑,汪家人恩惠于他,也受于他控制几百年。

创造汪家,或许真的是他的想法。
又或许,吴邪说的对吧。

"我现在,只想好好的,过自己的人生,不受控制,不受外人眼光,逍遥自在"苏难眼角含着泪水,苦笑。

看着黎簇打死一个人,接下来轮到自己时,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不知道多久了,她曾几何时哭过?她早就忘了,见黎簇愤怒的表情,她却有所欣慰。

"其实,哭的感觉,挺好的"


留下不明不白的一句话。
苏难自尽了。

不用黎簇动手,她选择了自由。

直到黎簇被众人救出时,仿佛全身像是泄了气般,半点儿力气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刚刚又怎么做到的,他不知道、不知道,脑袋死机着,全占满苏难的那句"吴邪,真的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他昏厥在黑瞎子肩上。
什么都不想了。













———



他醒来的时候,一群人围在他床前,每个人脸上的心急如焚,他知道,有一大半的人都不是真正的在担心他,除了苏万......,大部分的人,大多,是冲着吴邪而来,他望了望四周,九门、吴家,还有张起灵。

而当初背着他出来的黑瞎子,罕见的没有笑容,一脸严肃,他没有问黎簇汪家BOSS怎么死的,他选择了沉默,又或者,其实是害怕听到答案。

要说这里大概猜到吴邪下落的人,约莫就是黑瞎子了吧,他不说话,不确定,不以为然的盯着黎簇。

眼神仿佛在告诉他,千万别说、别说,别说出那个答案......。

"吴邪呢?"果然,最先开口询问度,是吴家二爷。
语气急迫,且具威严。

黎簇淡然,环视众人一圈。
露着了个心死的微笑。

悲戚。

"不不不"解雨臣摇着头,一脸惊慌,视线慢慢的往下,像是想逃避现实。

黎簇知道他下一步想干嘛,他想逃离这。

他宁愿逃避,也不想听到事实。

黎簇才不会轻易让他如愿,就我一个心痛?

不公平。

黎簇不等众人反应,直接且了当的说。
"他死了"。

哈,黎簇看张起灵那错愕的表情,内心一阵爽快。

张起灵,你说,你守的十年,有屁用吗?

吴邪还不是死了?

一旁暴怒的王胖子,抓着黎簇,死命的摇了摇,热泪盈眶,不管王胖子怎么叫、怎么喊,黎簇依旧淡然,他没有任何反应,因为。

再怎么样,吴邪也不会回来了。












——


藏海花,是鲜艳的红色,很漂亮,很美,搭着雪白的大地,着实像一幅画。

吴邪就躺在正中央,安安静静,冰冰凉凉,看起来依旧是原本的那个他,没有变化。

一行人跟着张起灵,来到藏海花田。

看着他抱起吴邪,低着头,沉重的走,经过众人身旁,不发一语,内心,可想而知。

他曾经伴着白玛离开,那份记忆他从不曾忘记。

而如今,在他漫长岁月中,那份痛苦,还得再来一次。

他受不了。

在喇嘛寺里,温暖的房间,僧侣看着这群人,不发一语,只留下一句"命"。

该说什么呢?藏海花到底好,还是不好?
因人而异。

对现在的他们来说。

好,当然好。

三天。足矣。












吴邪的呼吸声,三天,听得心如刀割。

望来世,他能活的自由。




END.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