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苳拿

慢速写文

沙海 黎簇 <小孩儿的青春期内心活动>上 簇邪簇五篇 + 盟邪小番外

黎簇:我成年了!
表示对标题的不满😂

其实小说我是站簇邪 剧版的话邪簇邪吧

这老吴好攻#

剧版沙海背景  咱鸭梨心颤十瞬间(各种心动)
老吴克制!别再撩了!

———————————————————

(一)




黎簇被迫来到沙漠后,一直跟着吴邪王盟东奔西跑,先是迟到被马老板骂,又被一个奇怪大姐掷飞刀,大姐啊,我们第一次见面有必要那么刺激??



黎簇心里大爆脏字,可惜他还是个孩子,呃,刚成年,在一群大佬面前就是个怂包。



他还想,如果我在这沙漠死了昨办?



吴邪揽着他的肩,道"放心,要死我也会拉你一起死"



黎簇一瞬间无语了。
这啥感念??


原先他没放在心上,只觉得这人神经病,直到从地宫出来后,他彻夜不眠,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尼玛!这不是殉情的意思吗?


一瞬间看向吴邪的眼光就不同了,脸颊爆红,噗通的心脏怪怪的。



呼吸有些停顿,空气闷热,一定是沙漠症之类的。
黎簇想。


———————————————————


(二) (黎簇同学的密闭恐惧症)




一行人抵达古潼京,吴邪率先找到古墓入口,众人已经急得想下去看看了,吴邪带着黎簇下去,留下王盟,跟着其他人一同到了昏暗的地宫。



地宫走到灰暗干燥,古怪的石象摆设,不正常的藤蔓植物,实在奇怪。



黎簇一路上不断的克制自己,但内心的恐惧随着步伐前进,越积越多,直到受不了了,愣在原地颤抖。



思绪一下子就飘到自己的家,父亲残暴的殴打,蛮横的将幼小的他拉入昏暗无比的储藏室,杂乱又黑暗,窒息的空间,喘不过气的呼吸,可怕的回忆,没有光线——
记忆一点一滴的回放。



直到他已经承受不住要崩溃时。



一只有些粗糙的手握住了他,黎簇紧紧的抓住,仿佛救命稻草那般,那只手也好好的握住,没有放开。


一个成年男性,有着成熟烟腔的嗓音在他耳边回荡"放心,我在这里,别害怕,恐惧都是来自内心的懦弱"



"黎簇,别怕,我在"
温柔的嗓音回荡着,黎簇回过神来,见吴邪温暖的看着他。



他突然不怕了,有想走下去的勇气。

他心里想。





随后他不怕了,一步步跟在吴邪身后,但呼吸还是有些呆滞,不知道为什么。

喘不过气。



——————————————————————


(三)





一行人终于抵达宫殿,苏难那群人窃喜的打开宝物箱,个个笑容猥琐,是钱财如命。



另一群摄影团队,学者们热衷于文物,讚叹古人的智慧,新奇的事物最能勾起他们求知的欲望,摄影队则拍摄影片,欣喜不已,这未知的文明肯定能为他们带来知名度。




这些情绪,名利欲望都是人之常情,但黎簇在一旁看了看,依旧不解。



吴邪呢?他来这里为了什么?



越想越不明白,想起王盟稍早跟他说过的话,高利贷?



但又想起了王盟说的那位不说话的好兄弟。
"那个不喜欢说话的啊,老板一直找他呢,那胖子好像也是"



难道?来这么危险的地方,真是为了那个好兄弟啊?


黎簇有一点对吴邪改观,觉得吴邪也是重情重义的。
但是,却又莫名的心闷,他那兄弟……是谁啊?








小………哥????



——————————————————————




(四)




古墓主人看定人类的贪婪,设置了猥琐的机关,这大型翘翘板刚刚害死了一个人。





众人还在震撼中,吴邪已经开始探查机关,他端详着古图,发现了一个出口。




一个胆小的摄影师忍不住,快速冲向洞口,另一个随即追了上去,因人心的险恶,两人丢下众人逃跑了,机关失重而摇摆不定。




一行人兵荒马乱的重整队形,好不容易保持了平衡,却失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吴邪冷静的说"照我说的移动,你们一定出的去,但是,我不信任你们"



苏难开口"我来"



吴邪摇头,苏难问"你不信任我?"


吴邪回答"妳信任我吗?"




苏难愣住了,没有回答,吴邪便开口问黎簇"你跟我好好配合,我们一起出去"



黎簇顿了顿,经过一段协商,两人终于定了下来,开始缓慢移动,机关上上下下的,考验着两人的默契。



终于,差不多疏散完毕,黎簇进了洞口,但依旧没见殿后的吴邪,心脏突然慢了一拍。




那个蛇精病不可能为了一群人放弃性命吧????




他晃了晃脑袋,在走道等着苏难与吴邪两人。




终于,看见他俩毫发无伤地走来,吴邪嘴角还有淡淡笑意。



黎簇顿时觉得,自己来沙漠之后,可能得了突发性的气喘吧?

怎么常常呼吸不顺。




——————————————————————




(五)






黎簇检查了下相机,刚到古潼京时,吴邪曾经把一台相机交给他,要他随便拍拍,意思是要他做好"摄影师助手"这项职务。




黎簇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就随意的拍了拍,他看了看摄影团队,看了看大老板,看了看王盟,视线回到了吴邪身上。



他敲着钉子,固定帐篷,黎簇不自禁的按下快门,一连拍下好几张照片。



但在移动相机时,镜头意外看见一旁盯着吴邪的苏难,黎簇顿时觉得心揪揪的,有些沉闷。



而相机镜头再次回到吴邪身上时,吴邪却早已发现黎簇,他拿着铁槌,做似打人的动作,警告黎簇好好拍,别瞎晃。



黎簇惊了下,还以为被吴邪发现了什么。



嗯?发现…了什么???















发现某个青少年的心。











————————————————————




















最后!!王盟番外————不喜欢可以划掉但帮我按个小蓝手好吗,别那么绝情QQ





王盟当了吴邪员工至少十年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从整天刷雷的小员工,成了受吴邪信任的好兄弟。




东奔西跑,从南到北,这次来到了沙漠,虽然很累,他却乐此不疲。





他很高兴能以吴邪熟人的角度,跟黎簇谈论吴邪。




但他不该透露的还是不会说。




因为他是吴邪最可爱的小员工(自己觉得)。




他的忠心程度可不一般。



梁弯,长得不错又是医生的小姑娘,嗯,看就知道好男色。



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




摄影团队的小姐姐。




嗯,想跟自己偷跑呢。




喔,不好意思,爷是去办事的,不是陪你私奔的。



王盟绝情的拉起帐篷拉链,隔绝外人。




"老板下地那么久还没回来"

"该去找帮手了"他自言自语叨念着。

——————END———————
















评论(5)

热度(291)